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街围猎_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
四方小说网 >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街围猎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街围猎

  从乙二丹坊出来,苏凡并没有等着来人,而是直接往前探索。

  于他而言,找到窍参是重中之重,和王青这个杀胚目的不太一样。

  王青想着既然有外人进来,说明此地越发不安全了,要是能杀上几个人存点劫气备用,当然是不能放过。

  但此行苏凡是绝对主导,他也无意多说什么,索性跟上。

  他一边赶路,一边将大半心神都放在识海之中。

  十三元婴儿进入天街遗迹之后,在虚空缝隙周围施展虚空印时,竟是有丝丝缕缕的气韵被他们吸纳入体,混入两道印纹之中。

  王青只觉自家心印也是轻轻颤抖,一股明悟浮上心头。

  第三圈印纹快成了。

  只待十三元婴儿吸纳足够的虚空异力,王青便可以一鼓作气将第三圈印纹刻划,将《十三蛊心印》修炼至第三印。

  现下看来,王青手上这许多功诀异法,数这门养蛊法最是深不可测。

  十三蛊印,如今连第三印还没有成就,仅仅是虚空印和腾空印,就足以在结丹期横行无忌,除了一二主角天才,几乎无可阻挡。

  “若是将第三印炼成,只怕又有许多神妙用法,不过老十三还留在接引玉台上,只有离开时才能尝试了,现在还是叫十二头元心蚕儿多多吸纳异力为好。”

  有这一点激励,王青动用起十三元婴儿来,就主动许多。

  连温生明都对他有所改观。

  只觉这人嘴是贱了点,但还算肯出力。

  王青出了大力气,加上苏凡的虚空法目时不时发威,他们倒是不曾叫后来人给追上,而是一气儿找到了第二座丹坊——甲八丹坊。

  甲子头丹坊的最后一座。

  “呼,苏师兄,我们若是一并入内,只怕会叫人包了饺子呢,不如留一个人在外头守着。”

  王青建议道,转向温生明:

  “我看温师兄你功行了得,不如就担此大任?

  若是来人实在凶猛,温师兄你就自爆,这样我等在里头,自然就有了戒备,绝对不会叫他们偷袭了去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温生明觉得自己对王青改观的太早了。

  “你怎么不自爆?”

  “我不如师兄你功行深厚啊,你爆一下几十里外都看得见,我这人比较羞涩,爆一下也就是个小水花儿,不好意思动静太大。

  此事,温师兄你必要当仁不让了。”

  苏凡看了一眼正在破阵的翠兰,对王青和温生明这俩,也是无奈的很,转向神昀:

  “王师弟所言有理,此事就交给四弟吧。”

  神昀点点头,小小的身子突然平铺开来,变成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纸,寻了一块不起眼的地面往下一落,竟是跟黑褐色的地面浑然一体,再也分不出彼此来。

  王青动用灵神扫过,竟是只能发现一些微小异样。

  要知道,以他此刻的灵神强度,再加上《十三蛊心印》这门灵神秘法,他在灵神探查上的能力,未必就逊色于此间最强的苏凡,神昀能够躲过他的探查,已是极其了得。

  若非他早就知道神昀落在此处,说不定就忽视了。

  “神昀师兄的潜藏之能,实在是叫人叹为观止,翠兰师姐的破阵能力也是了得。”

  王青一脸感叹地看向温生明,顿了顿,张了张嘴。

  终究转向苏凡:

  “苏师兄更是不凡,小弟自认也有两分手段,我们这一伙真是人才济济呀。”

  苏凡看了一眼王青,不知道他是刻意想要帮温生明渡心劫,还是单纯就以此为乐——以王师弟表现出来的心境,当不会那么恶趣味,那就必然是前者,实在是苦心孤诣。

  渡心劫,自然是本心越得到舒展,心劫就渡的更圆满。

  温生明总是被王青这么调弄,两人你争我吵的,虽然用处未必有那么大,但绝对是有益于他渡心劫的。

  翠兰此回破阵的法子和前面不同,虽然依旧是毛衣针噬元出动,但并不再吸纳阵力,而是在大阵上开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口子,等四人鱼贯而过后,那口子又重新弥合起来。

  王青回头看了一眼,有些惊叹。

  这份手段,实在是厉害的惊人。

  甲八丹坊的规模,远比乙二丹坊大得多,王青等人进入的位置,正好是在一片药田前面,此处禁制浅薄,王青只凭灵神就可以扫清里头景象。

  “啧,真是可惜。”

  药田里头的泥土一片黑灰,显然是灵药腐烂之后,药力和泥土混杂,生出了许多变化来——只怕这一处药田,就算天街重开,也是不能再用了。

  几人顺路往前飞遁,一连几十片药田,都是废墟一般。

  直到出现四尊道兵阻路。

  道兵这东西,王青在天莲道战界遇见过,只是年深日久,那些天莲道兵都只剩下结丹修为,并不难以对付了。

  眼前这几尊道兵,看着也是破败的很。

  “炼神道,在上古之时,就以道兵闻名。”

  翠兰和王青并肩站在苏凡身后,此时解释了一句。

  “因为炼制道兵最难的就是神魂晶玉的炼制,炼神道长于灵神之术,也擅长炼器一道,却是最最适合炼制道兵的一家大宗,昔年炼神道这一处天街驻地,号称有十万道兵,足堪挡住三位神尊联手。”

  “最适合?莫非上古之时,各宗都有炼制道兵的神通?”

  翠兰点点头:

  “大多如此!

  其中最为知名的,便是这炼神道的道兵,此外天莲道、天蛇道这两家的道兵,也极为有名。

  妖族那边,也有妖兵逞威——上古之时,练气士自命矜贵,不愿意亲身冒险,往往喜欢使唤道兵争斗,故而炼制道兵的神通,极其完善。”

  翠兰说到此处,见王青有些跃跃欲试,以王青的性子,还真是很能够理解上古练气士,她不由失笑,又道:

  “王师弟,今世有明文规定,不得提取生灵灵性炼制神魂晶玉,你就是真有想法,也是不成的。”

  王青这才明白,原来这些道兵,竟然是拿生灵灵性炼制的。

  他还以为只是单纯的工业机器人呢。

  “上古练气士,还真是视生命如草芥。”

  翠兰点点头:

  “若非如此,也不会有今世开辟之祖,逆伐诸宗,覆灭上古。

  上古之时,练气士自命为仙人,对普通人只有饲牧之心,往往一场争斗,破城灭国都是等闲,死伤无数,也根本没人在意,更没有公道可言。

  哪里像现在,我等修士回返凡人国度,都是困难重重,许多凡人,甚至一生都不知道仙神之事,还以为那些都是传说。”

  王青了然点头。

  阶级大一统。

  大家都站起来了嘛。

  他们两人嘀咕的时候,温生明掌心一连串飞出七八个字来,“山”字斗大,“剑”字锋锐,“水”字无形……叫王青看的目不暇接。

  苏凡小队,果然个个都不同凡响。

  温生明炼出的这些字,个个都附有神通,不说更多,只眼前这七八种神通,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练成的了。

  对面的四尊道兵,在苏凡和温生明出手之下,并没有撑多久,就被打散了形体,叫温生明把残片收了起来——王青原本还想着,他们要是不收,他就去收起来,到时候交给齐志和,看看能不能提炼出一些金属材料。

  现在就叫温生明先替他收着吧。

  越过这四尊道兵,更里头的药田,明显阵禁更强,范围也更宽大。

  探查起来,耗费的时间也越来越长。

  苏凡陡然停在一片药田之前。

  这药田布局并非平平整整,而是遍布大大小小的凸起,每一个凸起的尖尖儿上,都开了个口子,像是一座一座小火山。

  “窍参田?”

  苏凡吁出一口气,点了点头。

  只是他并不让翠兰破开禁制,而是凝神转过身来,看向来路,眉目间罕见露出些凛冽来,显然在这个关键时刻,被人打扰,叫他十分不爽。

  王青和翠兰,一道退至苏凡身后。

  显然,神昀已是传信给苏凡,那些人进甲八丹坊了。

  过不一会儿,就有几人看似慢,实则极快地靠近过来,停在四人面前。

  王青灵神一扫,发现神昀就落在这些人身后,打算随时出手偷袭一招。

  “我以为我们金阳七子——”

  王青天心面具下的眼神,突然连着眨了好几下。

  金阳七子?

  七子八子九子——往往都是炮灰的代名词呢。

  他不由松了一口气下来。

  金阳大子还在继续说话:

  “未想到还有走在更前的,不过几位倒是眼生的很,不知可否报一下宗门?

  此次参与天街围猎的一百四十八家二品以上宗门,李某虽然不能尽知,却也不该忽视掉几位道友这般人物才对。”

  天街围猎?

  猎什么?

  王青徐徐靠近翠兰:

  “师姐,你们可有会搜魂之术的?”

  翠兰轻轻摇头。

  搜魂之术,同样是今世禁忌,非有敕令不得传、不得用。

  王青吸了一口气,不能搜魂,那就只有骗鬼了:

  “可是金阳宗的李师兄当面?”

  “正是李某。”

  “在下如意宗阳明,我等几人,都是蒙二品上宗赐下名额,只是进入此间后,那些二品宗门弟子不愿与我等同行,我等才结伴行事。”

  王青露出一股不忿模样来,又昂扬说道:

  “只是我几人也有手段,却未必逊色了谁去,所谓仙神尊圣,宁有种乎?

  我们先几位师兄一步,倒也不全是运气。”

  金阳宗的李升阳,也只是诈一诈罢了,他对这几人一无所知,自是想要诈出他们出身,再来反推他们可能有的手段和战力。

  譬如一旦知道了合欢宗,便会小心合欢天女相。

  一旦知道罗天宗,自然也就要当心罗天神掌。

  都是一样的道理。

  只是王青说自己是下宗弟子,而且是被上宗弟子给抛下的败选者联盟,却是叫李升阳有些举棋不定了——下宗弟子入内不是问题,事实上依据今世规则,三四品宗门的弟子,都能算作二品编外,既有受到庇护的权利,也有接受调遣的义务。

  自然如净元谷那样的机缘,也有下宗分一杯羹的机会。

  至于会不会被上宗弟子给扔下,咳,金阳宗的下宗弟子,此刻却也没能跟得上他们呢。

  李升阳看了一眼旁边这处药田,露出喜色来:

  “窍参药田?

  几位师弟师妹,窍参在围猎灵物榜上位列一百二十四位,若是能得上一支,我等却是能大占先机,不如我们共同探一探此处?”

  王青和苏凡对视一眼。

  这会儿王青对于传音入密的学习门槛那么高,感到十分不满意。

  好歹如袖里乾坤一样,结丹期能凑活用一下也成啊。

  “就由阳师弟你做主。”

  王青点点头,转过来看向李升阳:

  “李师兄,既是如此,那我等就厚颜搭个便车了。”

  他说这番言语的时候,已是将十三元婴儿调回,却不防被李升阳背后一位师弟看出动静来:

  “小心,有游动的虚空裂缝。”

  金阳七子顿时如临大敌,王青几人也是不慢,迅速各自施放护身法器。

  只王青眼珠子咕噜噜一转。

  “把十三元婴儿的形迹当成了游动的虚空裂缝?

  这岂不是给了我赶鸡入笼的机会?”

  他按捺住冲动,坐视苏凡和李升阳联手磨开这片窍参药田的禁制。

  李升阳转头看向一位师妹:

  “云师妹,这处药田,可还有灵药留存?”

  云师妹左右嗅了嗅,好像是一头猎犬成精的样子,很快狗眼一亮,张开狗嘴说出了人话来:

  “李师兄,这处药田灵机未断,极有可能存有窍参。”

  李升阳也是一阵鼓舞。

  苏凡更是差一点压不住气机。

  寻找了这么多年,这最后一味主材就在眼前,任他心志如何坚定,也有片刻动摇。

  李升阳同金阳七子其余几人交换了一阵眼神,才转向王青,言道:

  “阳师弟,此处药田既然灵机未断,很可能有窍参遗存,然而也极有可能会引来虚、邪怪,藏身于虚空缝隙之中,我等还是不要离的太远,未免相互之间不能救援。”

  说得这么好听。

  还不是觉得自家实力够强,想要驱使我们替你们寻找窍参?

  王青却并不生气。

  还是那句话,死者为大。

  这几个人敢跟苏凡抢窍参,那是离死不远了,他只是顺天应命,送他们小半程而已,还是一场功德。

  他太善解天意了。

  “李师兄,此处游动的虚空缝隙极多,我等速度不可能太快,恐怕会拖累师兄你们呢。”

  “无妨,此次围猎历时三月,如今才将将过去几日功夫,却不打紧,只要得了窍参,花费些时间也是值得的。”

  王青笑着点点头:

  “如此,就有劳李师兄看顾了。”

  众人散开之后,王青便将半副心神花费在十三元婴儿身上,叫他们在金阳七子中颇为弱小的何中天面前,偶尔穿梭几回。

  终于将他徐徐逼至稍远一角。

  此时,只要王青动用十三元婴儿眩晕其人片刻,就有极大把握将他推入虚空缝隙中去——不过王青耐心极好,又等待了许久,终于找到了一个绝佳机会。

  三条虚空缝隙勾连密布,将一片地域给折叠了起来,好似一个独立空间。

  “动手!”

  元心虚空网倏忽落下,罩定何中天,又将灵神滞涩的何中天一带,就掉入折叠起的那片小空间中。

  一道无形无迹光影刹那闪烁,锋利之间地割下何中天法衣一角,飘飘荡荡落在药田里。

  天戮神针!

  “何师弟!”

  李升阳骤然转头,断喝一声,只是入眼时,只剩下一角法衣飘荡。

  他不由目眦欲裂。

  剩余金阳七子,也是极速飞遁聚在一处,惊怒交加,却是束手无策,一旦被虚空缝隙吞噬,还不曾听说可以活下来的。

  此时那折叠起来的小空间中。

  十二头元婴儿各自吐出一枚昙花一现,将何中天各处紧要窍穴制住,又将他剥的光洁溜溜,甚至将芥子环都逼出来摘下。

  这才拉开元心虚空网,叫他灵神挣扎出来,只是一枚天戮神针还伏在识海之中,只待王青一个念头,就要把他削弱许多的灵神扎个通透。

  “金阳七子的小七?”

  “你是谁?为何要偷袭于我?”

  “嗤,我是谁你不必多管,看来这一回的天街围猎又开始了,不知今次又是个什么规则?”

  “我——”

  戳!

  “啊!”

  “我问什么,你就说什么,不然戳的你断子绝孙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,太不讲究了。

  一点修道人的风骨都没有。

  何中天却也不敢去赌,而且此时他只能听到声音,连对方的面都没看见,死了也是白死,只得一五一十将这一回天街围猎的规则说出来。

  天街围猎的规则,很简单。

  围猎灵物榜上,共有四千七百多样灵物,各有点数。

  参与的修行之人,则各自列入结丹、元婴两榜,以最后积累的点数论胜负。

  “玛德,老子混了这许久,怎么连参加天街围猎的资格都没有搞到?

  莫非天剑宗这狗币宗门,自己全部都吞下了?

  还是说问题出在青云派?”

  王青嘀咕了一回,十分不忿。

  “怪不得底下的宗门,一个一个都想要自立门户,肯定是天剑宗抠门的太过分,什么好的都自己独吞,搞得人心沦丧,实在是活该,哎呀,我的四明山果然一直站在正义一方。”

  王青又将参与天街围猎的宗门细细问过一遍,其中有哪些厉害人物,如何确定他们落入那一片遗迹……总之问了个底儿掉之后,王青也是替老四觉得口干。

  “没有搜魂之术,我想要冒充何中天,或者其他人,都是不太可能的,可惜,却是没有利用好。”

  王青叹了一声,天戮神针轻轻划过:

  “你们为何非要抢苏师兄的东西呢?苏师兄,小弟却是为你沾满了血腥,你可别负了我。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