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五章 乙二丹坊_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
四方小说网 >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乙二丹坊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三十五章 乙二丹坊

  好神奇!

  王青当真是乡巴佬进城了。

  他以为虚空遗迹和荒古碎片,无非是一个在天,一个在地的区别,却不曾想,两者竟是截然不同的。

  荒古碎片和法域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。

  事实上,荒古碎片和法域,本就都是元始大陆的一部分,荒古大战之后,元始大陆被打的粉碎性骨折,其中大块的碎片,相遇碰撞勾连,骨缝弥合,最终组成了法域。

  而小碎片则混杂在虚空之中,通过各种入口和法域相连。

  虚空遗迹,则是人为开辟出来。

  所有的地陆、山石、草木、建筑,统统都是拿阵法禁在虚空之内。

  天街,便是上古年代的几尊神兽和强大地仙,联手在虚空之中造就,独立于法域大陆。

  此刻王青站在一座巨大的残破白玉高台之上,眼前无地无天,只有许多气泡遍布虚空,凝目望去,那些气泡中,有些是惨败的废墟,有些是连绵的山脉,有些是汪洋大海,还有些则是鬼蜮死地……

  “这,就是天街遗迹?”

  苏凡凝神点头:

  “昔年天街最盛之时,便是我们眼前这区区一角,也有数以万计的空洞小界,只是后来妖人大战,打灭了其中无数,只留下眼前这些残迹。

  小界之间,原本也是有星路连接,人员可以随意往来,比仙城传送还要方便许多。

  而且当年每一座空洞小界,都至少有一尊化神神尊坐镇。

  这隶属于炼神道的一整片小界之上,还有一尊地仙常年镇守,专司抵挡强大虚空邪怪的侵袭。

  上古炼气,真道煌煌,不像今天,规则之下,那些神尊、大乘、地仙,都安居洞天福地,不再轻易面世。”

  王青深吸一口气,转过神来,才瞥了一眼温生明。

  他那本上品青铜书册,已经摇摇欲坠,此时被他收起来,身上的法衣,更是早早熄灭灵光——脸上也泛出惨白之色。

  果然进入虚空遗迹,是个消耗很大的事情呢。

  都虚了。

  王青也收起自家的同心如意,然后急促地呼吸几声,逼出一片细密的汗珠来。

  “……”

  温生明恨的要死。

  这个不要脸的。

  王青气了他一回,神清气爽地又去问苏凡:

  “苏师兄,那这许多空洞小界,我们都可以一一进去探索?”

  “哈哈,那如何可能。”

  苏凡站在高台之上,一指前方:

  “王师弟你看,这些空洞小界是否各有不同?”

  王青凝神望去,左右对比,很快便发现苏凡所说不同。

  一部分空洞小界已是生出许多裂缝来,而且程度不一,有些眼看见就要溃散开来,有些则只是刚刚生出一些些缝隙。

  当然,也有一些颇大的小界,阵法浑然,并没有一丝裂缝。

  “莫非我们只能进入那些行将破裂的小界?”

  苏凡点点头,言道:

  “昔年这些小界得以保存,一者是因为离交战之地较远,二者便是因为自身的防护阵法启动。

  但是许多年月过去,其中一些阵法没有力量补充,已是在自毁边缘,我们便可以打个时间差,在其彻底崩坏之前,进入其中探索一番,看看能否有所收获。”

  “……那要是半路上它阵法崩解了呢?”

  “自然是葬身其中,尸骨无存。”

  嘶。

  开盲盒开到自己身上了。

  王青倒吸一口气,打定主意要和苏凡贴身站在一处,片刻不离。

  温生明见王青从自己身边,贴到了苏凡身边去,不由撇撇嘴:

  “王青你要是怕死,不如退出去好了。”

  王青瞥他一眼:

  “温师兄说什么呢,修行如逆流而上,不进则退,机缘当前,岂有畏首畏尾的道理。

  温师兄你这还没有进去,就打起退堂鼓来,实在叫小弟惊讶。

  我见师兄你也不是怕死之人,莫非在外头还有十头八头的婆娘,叫师兄舍不得的很?”

  温生明看他死死贴在苏凡身边,还一股劲地教训自己,实在是气的要冒烟,不由看向翠兰、神昀,希望两人能帮他说句话——翠兰忙着织毛衣,神昀从那一片钉板上,已经知道王青的为人,也不愿意掺和。

  他只得偃旗息鼓,准备等王青在空洞小界吃亏的时候,再找回场子。

  王青却是突然细细看他一会儿,突然问道:

  “温师兄莫非已经在渡心劫?”

  温生明哼了一声。

  苏凡却是笑着点头,对王青能看出来并不奇怪。

  王青轻轻嘶了一声,元婴心劫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提前渡的,但可以提前激发心劫之人,无一不是天资纵横之辈。

  他们在结丹时期,就祛除内心矫饰,顺意而为,一点点来圆满道心,等到真正突破元婴时,道心已是完满无暇,确是会多出好几分的成功率来。

  哎呀,这只嫉妒心很强的二哈,竟然还是个真天才。

  怪不得苏凡的团伙儿里,会出了这么个心智一般的家伙。

  王青眨眨眼,露出笑容来:

  “我就说嘛,温师兄天然去雕饰,赤子心如一,叫人望一眼,就不由生出许多好感来。

  师弟我总想着同温师兄多说几句话,哪怕是被斥责,也心甘情愿、甘之如饴呐。”

  说到这里,王青更露出一些些羞涩来。

  “……”

  这下,连低头织毛衣的翠兰,都不由抬头看过来,细细打量了一阵王青。

  不要脸的人,他们也见过,但是这般不要脸的,却是头一回碰到。

  苏凡对王青多少有些了解,摇摇头,言道:

  “王师弟你看,前头这一座空洞小界,为兄探过几次,大致上可以断定,它就是当初炼神道的丹草坊市——里头有数不清的药田灵山,丹草工坊,虽然时间久远,能够保留灵性的已是不多,但采摘下来好生封存的窍参,依旧有可能留存至今。

  我等今次,就要一探此界,待进入其中后,就有赖于王师弟的虚空蛊虫了。”

  王青深吸一口气,点点头:

  “师弟省得,苏师兄放心。”

  苏凡也不多说,取出来那枚“天街”牌符,在白玉高台上一转,其上就生出一道光芒来,正好照在那处炼神道的丹药坊市上,片刻之后,五人便消失在原地,朝那阵法裂纹之中一钻而入。

  “定住心神!”

  苏凡一声断喝。

  王青早在之前,就叫心印大放光芒,将识海灵神稳住,把那虚空颠倒混乱的感觉驱除出去。

  入得小界之后,入目来便是一座正常的遗迹了。

  断壁颓垣!

  “不论是大端祭坛,还是炼神道的天街驻地,昔年都是熙熙攘攘,无比热闹之地,莫说筑基结丹,就是元婴化神,也是来往不息。

  然而如今,却只剩下这些。”

  王青暗暗叹息,不由警醒自己,变强的决心一日不可松缓,否则就如这些遗迹,无论曾经多么花团锦簇,终究逃不过岁月痕迹。

  未有等到苏凡言说,王青就把十三元婴儿放出。

  细细感知了一阵,十三元婴儿并没有生出什么畏惧的心来,反而有些雀跃激动,似乎这等虚空之地,叫他们如鱼得水。

  虚空印之下,更是来往游移,十分欢快。

  “我有虚空印,也有腾空印,到时候叫十三元婴儿钻进阵法里头,然后取了东西,再送出来,岂不是用不着自己去冒险了?”

  王青眼睛发亮。

  旋即又生出一些挣扎来。

  “可是这么做,要不要跟苏师兄他们分润呢?不的话,我怕被主角光环克死啊,分给他们,实在是不甘心,我这么辛辛苦苦……地操纵十三元婴儿,平白分给他们,他们也不好意思收呀。

  罢了,先取到东西再考虑,多考虑几天也无妨……”

  苏凡眉心法目一亮,已是感知到王青的虚空蛊虫出动,不由提醒道:

  “王师弟,炼神道最擅长灵神之术,为兄虽然不知道你那虚空蛊虫的特异,但蛊虫之物,大多灵神微弱,你千万不要去触碰阵禁,否则阵禁反噬,足可灭去蛊虫的灵神,变作一只死物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王青眨眨眼。

  真是遗憾,本来打算叫苏师兄他们不必冒险,他取了东西出来,再拿出叫苏师兄先选,他只需排最后一个就行,绝不会贪心作祟。

  一片好心,都付流水。

  他默默叫老大靠近一处阵禁,并不催动,而是叫老大本能行事——果然,老大根本不往阵禁里头钻,只是在虚空缝隙周围,钻进钻出,体内两圈十三蛊印一点点亮起。

  王青又探了一阵,却是指出一条安全的路来。

  苏凡绷紧心神,循着这条路往下行去,果然只遇到寥寥几条虚空缝隙,十分安全。

  走出去一段后,王青叫停众人,再往前探一阵。

  虽然十三元婴儿可以去的很远,但王青极少会把他们派到自己不能触及的地方,未免出了意外,损掉一只,他要心疼死,故而只肯探出去几百丈远,就要停下来等他们走近。

  如此停停歇歇,苏凡突然止步,看向左侧的一处阵禁,虚空法目陡然亮起。

  一座破败宫殿上,挂着摇摇欲坠的匾额,匾额上写着四个大字。

  “乙二丹坊!”

  “是一座丹坊!”

  苏凡不由眼睛一亮。

  根据典籍载录,炼神道这一处驻地,有甲乙丙三级共二十四座丹坊,乙二丹坊,便排在第十位,已是中上排位,说不定就有窍参——苏凡并不需要年份特别长的窍参,有千年药龄就足够。

  “二妹。”

  翠兰点点头,手上的四根银色毛衣针脱手飞出,当空站住四方位,骤然粗壮起来。

  法宝!

  这四根针,竟然是法宝!

  毛衣针法宝往下一沉,直直戳进阵法当中——翠兰呼吸轻颤,显然压力极大。

  王青看的十分入神,对于阵法,他自己并不通晓。

  当初在天莲道战界,见过白鸣使用阵子破阵,那也是法域之中最为通行的一类破阵法,除此之外,破阵符箓也是极为常用的。

  而翠兰的这一门破阵法,却是罕见的很。

  四根针状法宝戳进阵法之中,竟是并未引来阵法反噬,反而有丝丝缕缕地阵力汇入其中,被一点点地消磨去。

  “二姐的这套法宝,叫噬元,最适合对付这种后继乏力的阵禁。”

  变态娃娃神昀,却是同王青解释了一句。

  这就厉害了。

  大多数遗迹中的阵法,都是后继乏力的,这套噬元法宝,显然适用范围非常宽广。

  只是耗时长了些。

  苏凡等那阵禁渐渐变淡之后,伸掌出去,一推一握,残余的阵法便如同玻璃一般,咔嚓碎开。

  露出里头的乙二丹坊来。

  “走!”

  “有人!”

  几乎是同时,苏凡和王青骤然出声。

  苏凡看向王青:

  “王师弟是说有其他人进入?”

  王青神色凝重,再无轻谑之色,点了点头:

  “我留了一只蛊虫在入口的白玉高台上,苏师兄,可是也有人发现了那处入口?”

  苏凡摇摇头:

  “那是接引玉台,无论从任何入口进来,都会出现在接引玉台上,并不一定就是我等那处入口。而且天街通达整界,哪怕是极远处,也有可能传送到这里来。”

  王青听苏凡解释,却突然想起一个念头来。

  这天街遗迹,真是一座战争利器。

  人员只要经由天街,随时可以从亿万里之遥调遣过来,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,甚至可以集中力量,各个击破。

  “当年妖人两族必要攻破天街,只怕也有因为这个的缘故,与其叫对方掌握,不如毁掉之后,各凭实力来的安心。”

  王青断去遐思,看向苏师兄:

  “来人共七人,实力师弟我不敢断言,但有三人,应当是结丹圆满不差,可要做了他们再探这处丹坊?”

  苏凡想了一想。

  “他们未必是来这处空洞小界,我们还是先取东西,若是遇上了,再相机行事。”

  众人点头应下。

  苏凡当即领头,进入乙二丹坊。

  毫无疑问,丹坊里头并没有留下什么东西,当初天街遭劫,也不是瞬间为之,丹坊里头的丹药,指定是被人拿去消耗了。

  不过幸好他们也不是为了找丹药的。

  “天河星沙。”

  “龙冥石!”

  “月河果——烂成一个核了。”

  翻检一阵,没有发现窍参——其实也正常,窍参在炼神道,也是一味特产灵药,求之者甚众。

  乙二丹坊的排名并不十分靠前,没有留存也不奇怪。

  苏凡也并不失望,只是看向王青:

  “王师弟你先收好这些东西罢。”

  王青却是不肯。

  团伙儿的东西留在一个配角手上,怎么看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。

  苏凡见他神情坚定,以为他高风亮节,也不坚持,当下将收获的灵材收在乾坤镯中,正要继续前进的前后,他眉心虚空法目却是一亮:

  “他们也进入这里了。”

  “苏师兄,要怎么做死他们?”

  王青神色一凛,身后隐隐现出八足背棺之相,准备一言不合,就要放出劫气来——虽然自行滋生的劫气,不如上一回争夺问心果攒下来的多,但是灭杀十一个,咳,七个人,还是很有希望的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