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石矶(洪荒之石矶代写结局)_洪荒之青蛇成道
四方小说网 > 洪荒之青蛇成道 > 番外石矶(洪荒之石矶代写结局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番外石矶(洪荒之石矶代写结局)

  白骨骷髅铺满山路,白骨道旁一路花开。开的花是白骨花,万载光阴孕育,千具骷髅灵性合一,经受太阴地脉太阴月光交合而成,方才三千载闻得一香。

  骷髅山,白骨地界,为洪荒第八圣道场。

  自万载前,神魔战场万魔倾力而出,整个洪荒的大罗金仙都踏入了战场。

  经历血与火的磨砺,中古盛名遍传洪荒的石矶娘娘,踏入三千神魔的三千世界。

  当所有神魔在神魔战场上无法无天时,祂们的退路已被石矶娘娘所断绝。

  石矶以三千神魔的三千世界重新铸就世界道躯,无尽的世界源力合她身,大罗金仙三十六重天,被她当着三千神魔的面,一步步,一步步,踩着神魔世界的碎片登临混元无极!

  当她成就混元之时,隐匿天地间最后一道鸿蒙紫气顺应琴师业位,合归石矶娘娘之身,成就洪荒第八位圣人,而不是天道圣人。

  天道圣人,有着圣人矜持与尊严,他们不会出手。

  但圣人中的异数,石矶娘娘,从来没有将自己当做高高在上的圣人。

  曾经没有,现在没有,以后也没有。

  或许她在众生眼里确实高高在上,境界之间距离无可横跨。

  但,心之间的距离不曾远过。

  石矶圣人出手,横扫了神魔战场。水世界之主青洛,身负那位老人的传承,石矶曾受一片柳叶之情,故而便恕了他弟子一命。

  神魔战场开时宏伟巨大,浩瀚而起。

  当它闭幕时,却是残破不堪,无数英魂勇士长存于此。

  石矶娘娘带走了战场上的白骨回到了骷髅山。

  骷髅山的亿万死神鸦,曾经代表着死亡,如今亦是死亡。但如今,是英雄的归来。

  无数的黑鸦以背为棺,黑色,铺满天空,分流而出无数股向四海八荒飞去。

  每一股黑色鸦流中,都载着一位在神魔战场中英勇牺牲的勇者。

  他们的英灵,他们的骸骨,值得被众生铭记。

  石矶娘娘归来这一日,白骨地界的安息花开满一山,白骨地界的黑乌鸦布满天空,布满洪荒。

  每一股鸦流所过之处,无论是负剑道人,还是手持拂尘的道士,又或是锡杖袈裟临身的和尚,甚至是深山老妖,都纷纷恭敬行礼,恭送英魂回归。

  无数的生灵收到了仙人的骸骨,悲痛欲绝却又荣耀而生,无论曾经有仇有怨,他们都向着白骨地界稽首一礼,“娘娘慈悲。”

  白骨地界的三十六块白骨道碑仍旧屹立在洪荒,无数渴道之人皆心向往之。

  纵然此地遍布白骨,尸骸堆积为山,可此山之主德威如天,此道之主,神已立入众生心间。

  白骨莹莹山上白骨洞,不死茶下,茶树见到久不曾见的石矶,树叶哗啦啦摇晃作响,用笨拙却又最纯真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欢喜。

  石矶轻笑,摸着不死茶的树干,道:“似乎又长粗了些。”

  不死茶像个孩子一样,羞红了脸,如果它有脸的话。

  地上,一地的大小蠢石头,都是唤着:“石矶,石矶,这么久你跑哪里玩去了?是不是把我们都忘了?”

  “是啊是啊,石矶,石矶,你可不能丢了我们啊。”

  石矶不由眉梢跳动,却毫无圣人之威,这天地间大概也就只有这些没心没肺的石头们敢这样直呼其名了。

  “你们这些家伙,这里可是我家,我能跑到哪里去?

  安心吧你们。”

  身后,小熊憨憨的挠了挠头,呆呆傻笑。

  小蝉忍俊不禁,用袖口捂住嘴偷偷的笑。

  申公豹惊奇之后又归于平静,这是他的师傅,全天下只有他师傅才有这样的平和心。

  有情无情两小童,一左一右,伸出头对视一眼,都莫名其妙的笑了。

  天边一轮月华而来,嫦娥走下,半礼不礼的作了个楫,不闲不淡道:“见过石矶大圣人!”

  石矶见着嫦娥这般,摇头直笑道:“有情无情,这个月神不敬我这个洞主,把她打发了吧。”

  两个小脑袋傻傻的孩子,顿时齐声“啊”一下。

  嫦娥一剁足,娇叱道:“你敢!

  石矶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  石矶猛然一笑,忍不住道:“姐姐还要与我行礼那一套,那妹妹就只好按那一套礼来喽。”

  嫦娥不由失笑,:“我就没在你这占过理。”

  石矶笑说:“姐姐在我这,就是理,哪里还用得着占?

  有情无情,你们去备些果蔬,今日我们便在不死树下开个茶会吧。”

  两小童一时为难道:“那还送不送客啊?”

  小蝉不由大笑起来,忙推着两个孩子向外走去备茶了。

  石矶嫦娥落座不死树下,小熊申公豹立在身后,石矶突然道:“光我俩喝茶,总是少了些什么。”

  嫦娥绝世容颜为之一动,道:“那自然是少了个话唠的。”

  “有了!”

  石矶伸出右手,无瑕玉指冲着大地一指,瞬间冥界震动,奈何桥上正在打瞌睡的一个老婆子猛然被拉走失去了身影,桥上一种鬼卒仍旧在为过往亡魂一碗一碗惯着孟婆汤。

  “哎呦!石矶你要摔死老婆子吗?”巫婆婆揉着差点闪到的老腰,瞪着石矶,丝毫没有因为她是圣人而有分尊敬。

  嫦娥轻笑:“婆婆,这不是闲来无事,才想着找您叙叙旧吗。”

  石矶淡笑道:“那我再给您老人家送回去养养?”

  巫婆婆哼了一声,丝毫没有见外的弄出个石椅,坐在了桌前,悠悠道:“俗话说,请神容易送神难!

  老婆子今天可不能说走就走!”

  一旁的申公豹看着围桌而坐的三个女人,也响起了一句俗话“三个女人一台戏!”

  这三个女人,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呢。

  不死茶园里,香气扑鼻,清新无尘,童子欢笑,石头摇晃,茶树轻摇。

  欢声笑语,却又温情于平凡。

  经历浩劫之后的平凡,显得尤为珍惜。

  白骨道碑下的道藏,万世流传。

  骷髅山,白骨洞的故事,也从未结束。

  洪荒的天地仍旧有天道众生对立,仍旧有算计争夺,但是亦总有情义无价处。

  (不是作者本人,只是代写,觉得垃圾也请勿喷啊!)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