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谁还没有两副脸孔(求收藏)_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
四方小说网 >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> 第三十七章 谁还没有两副脸孔(求收藏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十七章 谁还没有两副脸孔(求收藏)

  王青默默给钟白离打上一个新鲜的不得了的炮灰猪肉章,醒目极了,一看便知道此人生前吃得好睡得足,又健康又健壮。

  “钟师兄莫说笑,青云人才鼎盛,怎么会缺少熟识宝药灵果的能人。倒是我等诸下派弟子,全赖涂师兄照拂,才有望在净元谷获得那么一丝丝破境机缘,倘若涂师兄同你们走了,我们岂非连最后一分结丹的希望都如流水逝去,来日寿元空耗,终究难逃黄土一抔。”王青戚戚然说道:“涂师兄宅心仁厚,不忍离我等而去,还请钟师兄万万不要怪罪于他,诸般不是,都算是小弟的错吧。”

  情至深处,王青几欲落泪。

  涂云生听到王青又改口叫他“师兄”,只觉得浑身都不对劲起来。虽然师兄是个敬称,但从王青嘴里叫出来,涂云生却像极了好长时间方洗了一回澡,反是哪哪儿都痒得不行。

  平紫月、平红月姐妹俩,再加上千枫岭的段思道师兄,原本对王青印象便极好,觉得这位四明山同代,委实风度翩翩、赤子心肠,是个一等一的好人儿。这会儿听见王青满面凄色,诉说他等下宗弟子的不易,机缘寥寥,道途渺茫,只觉字字句句都响在自家心底。

  情绪丰沛一些的平红月,竟是突然悲从中来,两滴清泪无声滑落,在她白皙滋润的脸颊上留下两道水痕,实在我见犹怜。

  钟白离略有些茫然地看着王青,这位师弟前几日还来拜访过,端的是客气有礼,脾气好的几乎像是没有一样,怎地今日他就问了一句涂云生,便引出这么一个尴尬局面?

  眼下的场面若是传了出去,青云上宗的天才弟子,在净元谷欺压下派,嚣张跋扈,不可一世,竟逼得一个如花似玉的娇俏小师妹,泪洒当场。

  还要不要讲大局了?

  钟白离只好僵着小脸,干巴巴地说道:“王青师弟言重了,为兄只是随口问一问罢了,既然涂师弟不愿意,那就作罢。”

  王青立即深深一鞠躬:“谢钟师兄垂怜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青云行宫主殿之内,于是一片安静,人人谨言慎行。

  青云派元婴老祖倒是连着看了好几眼王青,心下好生怀疑。这小子是真的至情至性,还是装出来的?倒是之前听那丹台宗小弟子说他冒用莫小春的假名,似乎不像是个老实的。

  他又不由想起四明山的莫长春来,那小子也是长得一副好面皮,内里却是个刁钻之人,当年坑蒙拐骗,坏事做尽,便是女人心都骗去好几颗。若不是出了些意外,他要直入青云上宗修行,都是绰绰有余的,说不定,今日离破丹成婴也不远了。

  唉,哪像如今,还在四明山蹉跎,可惜可惜。

  ……

  四明山九元府,学殿。

  莫长春倚着墙,看里头忙忙碌碌的明兰花儿,正说起王青来:“不必担心,青云派还是要点脸的,真云老祖也不是个坏脾气的,当年我曾经与他孙女有过一段纯洁友谊,对这位老祖还是颇有些了解的。”

  明教习手上顿了顿,只觉得无语。

  “明师妹,你绝对猜不到,王青他下山之前去内务殿都换了些什么东西,宗门给的大笔贡献那是花的十分舒心。”莫长春摇摇头,笑道:“而且进净元谷的都是些练气弟子,应当是他们要当心不要惹上这小子才是。”

  明教习想起那日王青逃命似的跑回学殿,两脚都进得门来才敢呼出一口气的模样,不由好笑。

  “他怕死极了,换什么,无非是保命的东西。”

  莫长春却是含笑摇头,叫明教习一阵意外。

  ……

  青云派真云老祖等到了时辰,便大袖一挥,将二十一位弟子统统卷起,王青待在里头昏昏沉沉,却还有有心思比较这门神通和莫长春那门袖里乾坤的长短,悚然发现,竟是莫长春的袖里乾坤更有玄异一些,待在里头,灵神沉寂,真气一动不能动,好似被整个禁锢住。

  净元谷的这一处入口,就在青云行宫山下,七阶灰扑扑的石砖梯子,通向一个小小平台,平台之上,是一座四柱牌楼样的石门,门额上方原本应是有字的,但年深日久,已经看不清了。

  真云老祖并不多话,双眼一瞪,两道无量神光落在石门上,门内竟是出现层层涟漪,好似一面水镜被春风轻拂而过。

  “进吧!”

  钟白离拱手一礼,带着青云派众弟子当先迈步登梯,只是王青却注意到,这帮弟子隐隐然竟是分成了两坨,一坨以钟白离为首,另一团却是以那重明神体李重玄为首。

  有趣。

  等青云派弟子全都穿过石门,不知去往何处后,王青等下派弟子才并肩而上,相互看过两眼,鱼贯而入。

  天地为之一宽。

  “怪不得叫净元谷!”王青头一个念头便是这个。

  眼下他所在的位置,扎扎实实是个巨大的山谷,远方遥遥看去都有一座巨大山脉,谷内苍苍巨木撑天而立,虬龙般的古藤横贯山崖,兽隐绰绰,唳鸣声声,到处都是茂盛无比的草木,几乎没有立足之地。

  “每年进入的地方并不一定的么?”王青奇怪问道,照理说每年都有人进来,怎么会是眼下的局面,总不能是一年之内,就重新长成这副模样。

  不远处,青云派的李重玄却是主动言道:“王师弟所言不错,每次进入的地方都是不一样,至少几十年来,根据派内记载,还未有一次是重合的。”

  王青被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,几十年都不曾重合过?那这座祭坛的大小,只怕还要远远超过他此前的想象,这种一次又一次被打破想象极限的感觉,实在是叫他又刺激又恐惧。

  钟白离微眯起眼,看看王青,又看看李重玄,突然一笑道:“李师弟,你莫非是饥不择食,连几头下派的猪猡都要拉拢?”

  语气之恶劣,叫涂云生等人侧目,一股怒气涌起。

  呦,两面人呐。

  王青左看看,又看看,只觉得青云派这两坨弟子之间,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矛盾重重的样子。

  “钟白离,田师弟的仇,李某一日不敢忘却,”李重玄确实面色一冷:“你拉拢升飞燕这个贱婢,想要在净元谷下毒手,却不知师弟我也有此意呢。”

  钟白离盯着李重玄那一拨人看了好一会,似乎是想要看出李重玄的底气在哪儿。片刻之后,他突然转头过来,看向王青等人:“还不快滚?想死在这不成?你们那等垃圾宗门培养几个猪猡出来也是不易,莫非一点都不珍惜?”

  王青却是把脖子拉的长长的,十分刻意地四下看看:“原来这里没有了执事和老祖,我说钟师兄你怎么突然兽性大发,真叫师弟心慌慌呢。”

  钟白离阴恻恻地看向他:“王师弟天分不低,难道就没想过日后直入青云派,日子会有多惨?”

  “钟师兄说笑了,等小弟结成内丹进入青云派,钟师兄坟头的草只怕都有三尺八寸高了,师弟还要浪费脚程去祭拜你呢,不过若是天光正好,小弟又喝饱了水,为师兄流两滴伤心泪也不是不可以!师兄倒也不必急着谢我。”王青笑眯眯道,只是辞令之恶劣,尤胜钟白离,更和入谷之前的诚恳模样,判若两人。

  他身后的平红月,此时却突然小小声问平紫月:“王青师兄怎么还有两幅面孔呢?”

  “……”王青差点一个趔趄,摔倒在地,不由回头狠狠瞪了平红月一眼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