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王青下山_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
四方小说网 >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> 第二十八章 王青下山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十八章 王青下山

  莫名其妙,陈枫师兄还不一定看得上你呢。

  王青擅自替陈枫打抱不平一阵,才上山回到自家精舍,徐徐筹谋了一阵,在冲破第二条足三阴经后,他已经迈入练气十二重,速度之快,四明山罕有,果然一直嗑药一直爽,至于服用太多丹药有后遗症这种担心,是属于一些矫情主角们的,跟王青有什么关系?

  到得此步,王青练气阶段的修行,就只剩下最后一条正经还未冲开,剩下就是打熬功行,纯化真气,等待蓄力完满,一点灵神在真气灵机鼓荡之下,种入丹田,筑就道基。

  端午日临近,王青索性在传法殿、九元府都请了假,首座堂的课还是要去上,其余时间,便拿来一气儿冲到练气圆满。

  “不知道叶飞师兄如今修炼的如何了?”

  入定之前,王青突然想到。

  ……

  剑堂。

  叶飞正在一处小型瀑布之下,上身精赤,泛着幽幽冷光。

  瀑布旁是一个黑衣枯面老者,正在嘚吧嘚:“你想要跟天剑宗的剑道天才相争,便要比他们多吃一百倍,一千倍的苦头。天资不如人,就是这般不讲道理。只是道有一线生机,天资禀赋并非决定一切,意志、机缘都可以成为翻盘机会。你如今得了两式《碎星剑》,这门剑法绝对不是凡品,只怕天剑宗弟子所修也不一定比得上,这就是你的机缘。

  机缘在手,再加上吃得苦中苦,将肉身磨炼的强而弥坚,你就有机会了。老夫执掌剑堂几十年,你是第一个有希望练成这门后天剑体的弟子,你万不要让老夫,尤其是让你自己失望!”

  叶飞并不说话,只是脸色越发坚毅淡漠。

  片刻之后,叶飞身上竟骤然有清吟生出,叫四明山剑堂之主眼放精光。

  四明峰,求道殿,掌门越宗丞眼眸微抬,露出一点浅浅笑意。

  ……

  王青一边嗑药孕生汩汩真气,一边勤奋好学地去首座堂听课,严师祖之后,天河府的吴师祖也来讲课,专讲法器运使,神通道术,让身怀《小无相御剑术》的王青过了个干瘾。这位吴师祖讲的也好,就是有点钢铁直,王青崇敬神色摆了许久,他也没看一眼。

  两位太上长老之后,器工殿、丹物殿两位殿主,也来讲了丹器二道、百草杂学的进阶内容和诸多常识。其余一些资深长老,或是诸如剑堂府主等,在某一道上钻研颇深的结丹修士,也次第来讲。

  可以说,四明山能给弟子们的教导,在首座堂之后,已经尽数给了。

  剩下的,只能看自己的了。

  王青听了第六次课后,越掌门来视察本次高级培训班的培训情况,看望各位教习和弟子们。他还认识王青,尽管出于稳定的考虑,段百里的事情并未有昭告宗门,但他对于这个话很多的小弟子还是印象深刻的。

  那日被吵醒之后,又出手拿下段百里,身子很是困顿,要不是这个小弟子话格外多,他那个回笼觉肯定不足解困。

  “可有收获啊?”越掌门和蔼地问王青。

  王青双眼里隐隐约约有水光泛起:“弟子养元心蚕时,总是感叹那些蚕儿的奉献精神,夜里点灯修行时,又常常感叹蜡烛燃烧自我,点亮他人的品格。而等弟子来到首座堂,听各位教习谆谆教诲之后,才意识到,教习们不也是一样吗?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!教习们——掌门?”

  “好好好,你有这般收获,也不枉宗门对你们的一番培养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越掌门觉得外头雨一直下,里头气氛不算融洽,经验丰富的他立马猜到王青话并没有说完……话太多了也,他明明大致算好了时间。

  “好,今日杂事繁多,本宗就不多留了,你们好生学习,勤勉修炼。”越掌门管他个三七二十一,反正老祖不出他最大,摆摆袖子走了。

  连一点慰问品都没有,令人失望。

  王青坦然恭送掌门离开,并不尴尬,对于四射而来的目光,反是极其疑惑地看回去,怎么?你们不觉得教习们的奉献很让人动容么?

  众人十分无语。

  待到下一次课,大家竟发现那个出勤率满百的七代小弟子,竟然羞的不敢来上课,才知道他原是硬挺着,并不是真的皮厚。

  “同王青师弟说,让他尽可来上课,大家不会笑话他的。”班长样的敦厚师兄,还特意来跟李剑心等人说道。

  李剑心颇为奇怪:“啊?王师弟已是修到筑基关隘,下山历练去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班长有点尴尬地应和两声,转身离开,只是隐隐然听到几位师妹在说“他竟然觉得王师弟会不好意思,要是这里能突破筑基,就是请一百八十个大汉盯着他,他也不会缺席”“何止不会不好意思,只怕他还十分享受呢”“说不定会扯一块白纱,写上周瑾师妹的书包,和他自己的交易市场广告呢”……

  呵,呵呵呵。

  “几位师妹应下了?”班长坐下后,旁边的一位同学问他。

  “王师弟来不了了。”

  “嗯?为甚?”

  “大概是被雷劈了吧。”

  此刻,四明山外十余里处,一个大石头下,王青凭空打了个喷嚏,清了清嗓子:“难道是袁薇师姐又在肖想我?幸好我已经突破,匆匆下山,不然说不准她半夜里就摸进我的精舍,对我行不轨之事了。

  又或者是梅英月师姐又犯病了?在三殿峰下痴痴等着我,必要强行让我承认与陈枫师兄,哦呸,当时想差了,难道梅英月师姐觉得我喜欢她?才会对把她介绍给别人感到伤心?那她可真够自恋的,嗤。”

  王青摇摇头,把这些让人烦忧的迷恋都扔出脑子,重新作出一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姿态。

  “不对不对,这样太欠揍,万一主角不好这一口,顺手给我治死了,岂不亏得慌。”

  他想了想,换上一副温柔倜傥的万人迷笑脸,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老妖婆见了吵着要从良,小道姑看了闹着要还俗。

  “这样也不行,我自己看着都想让这种人吃个大亏,看他还能不能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假把式。”

  换了好几套表情姿态,行为样式,王青都觉得有问题,不够保险。

  “我毕竟是第一次行走江湖,只有一点纸上谈兵的经验,不如先选出一套行为模式来,待经历了几波人后,再换一套,如此再三,应当可以总结出一些有用的经验,届时到了净元谷,再根据形势选择其中一套出来应对。”王青思忖着,做了决断。

  眼角慢慢引出一点机灵坏笑,眸子深处却是清明模样,嘴角轻扯,拉出一个小小梨窝儿。身上法衣则变作短打装扮,左顾右盼间,神色飞扬。

  好一个初出茅庐的机灵可人小修士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