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章 新任掌门!_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
四方小说网 >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> 第一百一十八章 新任掌门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一十八章 新任掌门!

  王青觉得自家跟地魔宗,肯定十分有缘分。

  算上四明山那个撞破他和叶飞、周瑾交情的七代暗谍,段百里、柳宝瓶,还有如意门的千山殿殿主,王青已是碰上过四个地魔宗魔头。

  如今要再加上一个了。

  芥子环里头满满当当的地魔珠,看着都叫人心痛。

  “也不知道能不能跟千山殿主换些我自己得用的,虽然分属仙魔不同阵营,但通商一下,问题应该也不大吧。”

  王青摇摇头,自己就这么找上去。

  千山殿主估计会吓坏的。

  如果千山殿殿主被发现是魔头,阳明老道两年之内,连遭打击,说不定会彻底变态。

  “罢了,元婴老祖修成不易,还是留他一份清明。”

  王青神情低沉地放下魔头的芥子环,这些地魔珠倒也不是完全没用,翌日前往天剑仙城,那边有诛魔司,可以拿地魔珠和魔头的法器换仙城贡献,虽然诛魔司抠了点,不过王青也能理解。

  若是这里头油水不小,不说别人,就说他自己,说不定会忍不住养上一群魔头,日日夜夜为他凝练地魔珠。

  说不定,比养蚕还要多几分搞头的,而且还不必这般费心。

  “休要把旁人想的太蠢,还是期待一下顾青眉那死敌的传承罢。”

  王青把这一枚芥子环放在后面,便是因为顾青眉所言,这位得过一场机缘,很可能还藏在芥子环中——那就不必全靠着运气了。

  说来,顾青眉和她算是一对搭档,平日里打家劫舍,也是十分惬意。

  只是某一回机缘来大发了。

  两人撞见了一位结丹圆满修士的遗留,这结丹修士死的时间还不长,而且在圆满之境停留许久,攒下好大一副身家。

  接下来也是顺理成章,两人因为分赃不均,大打出手。

  顾青眉略微不敌,只得了一枚玉册和半片玉璜——要说她气运果然极强。

  玉册上,就载录着她那门,叫王青也十分垂涎的保命神通。

  可以算得机缘当中最为贵重的一样宝物。

  剩下那半片玉璜,则是一门十分不俗的辅修功法,谓之《一元诀》,可以凝练一枚元气之珠,在突破关隘时发挥不小作用。

  放在突破结丹的关口,一枚元气之珠的效果,可以相当于三粒天星籽实,十分不凡。

  不过她只得了一小半,剩下大半,都被她那死敌,连同其它东西全数卷了去。

  现在则落在了王青手中。

  他手肘撑着桌案,两掌托着一根好大的棒槌,这棒槌上倒没有狼牙,而是好些凸起的圆疙瘩,这些疙瘩的材质跟棒槌主体,也并不一样,看来别有玄妙。

  “没有合炼过的痕迹,倒是省了我不少事。”

  王青点点头,对这件棒槌,还是比较满意的。

  他感觉自家可以再发展一层斗战方式。

  第一层自然是乾坤剑,若是不能建功,就散剑为针,进入第二层,若是乾坤针还不成,那就动用《九锻》,也就是第三层——倘若拳脚还是不够硬,就装出很是耿直的模样,好像温老祖那般,被肌肉疙瘩伤了脑子,最好引得对方也只靠拳脚和他对打。

  接下来他就可以趁其不备,把这根极品法器棒槌召出来,连出十八锤,直接敲死对方,勉强也可以算作第四层了。

  这样的话,天戮神针就能放到第五层。

  十三元婴儿依旧机动使用,随时切入、定鼎胜负。

  “不过难怪顾青眉不肯详细说机缘如何,我还以为只是寻常机缘,叫她羞于启齿,现在看来,只怕是她自家也觉得,这棒槌的模样,同风度翩翩、温文尔雅的我,十分不搭调。”

  王青揣测一番,只觉自己的人生真是极端,不是穿花蝴蝶、精细至极的针器,就是蛮干硬上、粗犷霸道的棒槌,一点儿也不中道。

  他将棒槌收回自家芥子环,等着把天心面具合炼之后,再来炼化它。

  剩下的物事里头,倒也还有几件不错的上品法器。

  不过王青比较看重的,却是几枚玉册,里头载录了不少法域纪行。

  “这人竟也去过罗庭山,对了,他在结丹圆满蹉跎许久,指定是想要去那里找一些成道机缘。

  看来苏师兄说的不错,那地界虽然是个确凿有悟道机缘的好地方,却也引了千倍万倍的修行人去闯荡,险恶之处,较许多荒古碎片,尤有甚之。

  我若是不得不去,必要小心再小心。”

  王青突然想起陈枫来。

  “陈师兄虽然有了老爷爷,但也只是得了些功法、神通、经验,不像谭余的机缘,一朵秘法莲台,就将她一气儿推到筑基圆满,若不是想稳一把,只怕突破结丹也不是问题。

  他要是想要机缘,也只得依赖宇阳道人的消息,去法域中一一寻来。

  说不定也会去罗庭山一行呢。

  不知道对于罗庭山,宇阳道人是不是知道一些独家消息,可惜之前我压根不知道罗庭山之事,不然倒可以提早问上一问。”

  王青叹了一阵,只觉自家真是个没见识的土包子。

  只能事到眼前,才去想办法应对。

  “不过算无遗策,无所不知固然爽气,但遇水搭桥、逢山开路,也是别有风景呀。”

  王青笑了一笑,将这一回的收获,分门别类收入芥子环中。

  他举起自家双手来。

  十枚芥子环浮现而出。

  “幸好这芥子环可以隐于体内,不然这般模样,叫人家一看,还以为我小青青有个诨名叫金不换呢,一股子铜臭味儿。”

  王青清点芥子环,还是比较熟练的,并没有耽误太多时间。

  工作坊里头,很快就有吱嘎吱嘎的织布声响起。

  王青一边织布,一边将丹田莲台放出,法宝天心面具则浮在莲台之上,青光、星点、玉雾顿时缭绕其上,开始合炼起来。

  如今他已经结丹,便是莫长春也不再充作不速之客,他倒不必担心天心面具叫人发现。

  ……

  九元府,蚕房。

  自从明兰花儿走后,王青已是遴选了十数人,由李剑心和袁薇带领,开始接管蚕房,将规模扩大了许多。

  王青在蚕房中走过两遍,《仁德》一部轰隆运转,青光如笼月轻纱,在蚕宝宝身上缓缓抚过,叫它们不停扭动身躯,十分舒坦,日后吐丝起来,也更卖力些。

  “我已是个全方位的丝绸产业人才了,还拥有一大片远古灵桑园,如今我要是独立出去,定然能把老东家的生意都干掉。

  不过我这般念旧情,又十分心软,却不会那般行事。

  也不知道四明山是修了什么福气,竟然能招到我,来上三个主角也是不换的。”

  王青赞了自己一阵,看向跟在身旁的李剑心:

  “李师姐,袁师姐怎么不在?莫非又下山去了?啧。”

  李剑心有些神思不属,自从柯婉儿去了先蚕坛——在她这边,柯婉儿是放弃修道,提早前往法域仙城去了。

  总之自那以后,明教习也走了,换作王青这玩意儿主事,搞了一大群新人进来,叫她十分不习惯。

  而现在,袁薇又……

  “王师弟,我正要同你说袁师妹的事情——”

  王青见她神色不对,念头一转,顿时大惊失色,压低了声音:

  “袁师姐莫非去投魔宗了?

  哎呀呀,我早就同你们说过,叫你们劝一劝她,要克制,要戒惧,不可总是下山去畅快,这般放纵自己,迟早有一日会出大问题。

  你看看,你看看,现在怎么办?

  你跟我说,我也是没得办法。

  不过,她到底是怎么个变态法?是胃口大的不类常人,还是喜好特异,一般人不能接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剑心好生想了一阵,才明白王青说的都是什么意思,不由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王师弟休要胡说。

  袁师妹不过是下山看看他方山水,纾解心情,哪里是那些龌龊腌臜之事,更不要说投了魔宗。

  魔宗那帮变态,你岂可将袁师姐与他们相提并论。”

  王青见自己猜错了,一边狐疑地看向李剑心,一边反省自己“窥一斑而知全貌”的本事,是不是退化了些?

  “好罢,袁师姐却是还没变态到那般程度,咳,那李师姐你说起袁师姐,到底是何事?”

  李剑心摇摇头,懒得搭理他,只说到:

  “袁师妹见婉儿去了仙城,也是失了心气儿,决定去寻一名道侣,打算日后相伴去仙城生活,可以扶持一二——周瑾师妹为她介绍了一个,今天去相看了。

  若是成了,只怕她也可能会提早下山。”

  王青恍然大悟。

  找老实人接盘去了。

  不过说来他也是叫周瑾帮忙找人,自从执掌他的交易市场之后,周瑾在山门里的人面儿,已是不做第二人想。

  “周师姐突破到了筑基八重,还扎实迈入黄阶炼器师的行列。

  而且她只比我高一代,结丹希望极大,说明这些杂事,倒也不太耽误她的修行。

  当初见她很是有点呆头科学家模样,不曾想还颇有时间管理天赋,真是看差了眼。”

  王青点点头,言道:

  “未雨绸缪,也是不错。

  李师姐你呢,如今婉儿师姐、袁师姐都有了后路,李师姐可是定下了勇猛精进之心?”

  李剑心苦笑一阵,她也是洒脱之人,但面对道途这无力之事,只得无奈:

  “师姐却不是王师弟你,还有叶飞师弟、陈枫师弟这等天才人物,我只五寸四分的灵华之光,不过一成多的结丹成功率,而且还得打开带冲任督四条奇经,才有资格讲那一成多的概率。

  如今我不过筑基五重,连带脉也还未有打开,哪里敢说突破结丹。”

  王青凝眉听着。

  他未有说要给李剑心丹药之类,主要是她并不缺这些,九元府蚕房油水还是十足,尤其是这几个月,王青着她领一帮新进之人,供奉也是多了一倍不止。

  “若非《重明仁德功》,我只怕也要面临这般窘境,空有丹药在手,却无法化作功行。”

  这门远古功诀,实在是最佳丹药伴侣,叫他一路嗑药嗑上来,什么也没耽误。

  “我今年已是三代弟子,入门十二年,还有三十年工夫,也不是一丝希望都没有,若叫我像婉儿那样,却有些不甘心。

  可若是这般一气修炼下去,到了六十岁还不曾突破,怕余下的寿元,又要难熬许多。

  也是我贪心,不如婉儿和袁师妹有决断。”

  三十年后?

  黄花菜儿都子孙满堂了。

  “师姐不必担心,你若是下定决心在宗门中修行,替师弟管好蚕房这一摊事,师弟可以许你一份机缘。”

  李剑心惊讶看他。

  王青轻轻一笑,只将自家气机放出一丝,却是不折不扣的结丹修士。

  “王师弟你——”

  “不错,李师姐对我可有信心?”

  李剑心深吸一口气,只觉骇然,她也知道王青进度惊人,但这般突然就进阶结丹,实在过于不可思议——要知道,王青的灵华,还不如她呢。

  她只闪过几个念头,就断然抓住了这份凭空落下的机缘:

  “王师弟放心,蚕房之事,必不会出任何纰漏!”

  “先蚕坛有柯婉儿,九元府蚕房有李剑心,交易市场有周瑾,缫丝坊、织坊里,周瑾也有了安排……”

  王青盘算一阵,觉得自家还是有些班底了。

  又跟李剑心说了些养蚕的经验,王青才离开蚕房,却在半道上,得了巡山殿的消息。

  一个勤工俭学的师兄送来的信儿。

  “涂云生带着一个千枫岭的人来找我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这师兄乃是二代弟子,见到王青,颇为谨慎。

  如今王青在山门弟子中,名气极大,以弟子之身,专司元心纱事,统管桑蚕纺织,古未有之,千年第一人。

  王青对涂云生直接上山来,也好奇得很。

  “请师兄带他们去筑基山我的精舍罢,我这就回去。”

  莫长春的山峰,不好带人去。

  不过他如今未有公开结丹,还是六代弟子,在筑基山上有自己一座精舍,可以拿来待客。

  很快,他才回到精舍不久,涂云生就带着一位面容大气的修士进门来。

  “这位就是千枫岭的齐志和道友吧?”

  涂云生的千枫岭下线嘛,王青的第一枚芥子环,便是齐志和的祖上遗泽。

  “齐道友可是来把那枚芥子环赎回去的?”

  王青笑言一句,当初换来的时候,是说过这么意义重大的芥子环,倘若齐志和日后手头宽裕了,可以再换回去。

  “王道友说笑了。”

  齐志和一开口,倒是有几分踏实可靠的气质。

  涂云生站在旁边,却是突然言道:

  “齐师弟如今不缺芥子环了,他已是千枫岭的新任掌门!”

  掌门?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