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没有心!(日万求订)_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
四方小说网 >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没有心!(日万求订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没有心!(日万求订)

  顾青眉取走那半片玉璜,便收手立在一旁。

  王青等了一会儿,有些奇怪,莫非我的表情不够和蔼?

  他不由叫自家神色又温和亲切两分,言道:

  “顾师姐,你再选上几件,我见你也是快要步入结丹。

  日后只靠着在这条道上劫掠,不一定能够满足修行所需,还是再取一些,有备无患嘛。”

  顾青眉脸皮抽了抽,从齿缝间挤出声音来:

  “……不必了。”

  王青叹了一气:

  “唉,顾师姐何必如此,倒显得师弟我不近人情了。

  你可知道,当初师弟头一回下山,也斩了几个不修道德之辈,匡扶了一番正义。

  结果那几人看着光鲜亮丽,竟是连百宝囊也没有几个,更别说旁的物资了,师弟却是收获寥寥,直接就耽误了我提升功行。

  可谓教训惨重!

  若是当初他们个个都备好了百宝囊、芥子环,里头装满了各种修行资粮,师弟说不得早就突破结丹,何至于被他们拖累到今日。”

  顾青眉脸上的神情十分复杂奇异,叫王青一时都看不明白,只得继续道:

  “师弟说起这些,并非想要为自己表功,扫灭不义,本就是修行之人的义务嘛。

  我只是想要告诉顾师姐,这诸派地界上,好些人并不是知情知趣的,他们又穷又刁,还自觉十分了不起,不论是师弟我匡扶正义,还是师姐你劫富济贫,最后都不一定能有满意的收获。

  徒自耽误修行。

  故而眼下你那死敌贡献了一份还算不错的资粮,师姐就万万不要客气。”

  顾青眉作为一个劫道儿的女土匪,回到自家宗门去,往往都是她为别人洗刷三观,被人翻来覆去,好生洗上一回的经历,还真是少之又少,甚至就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一股奇异之感冒上心头,她不由问道:

  “那莫师弟觉得我这生意,可还有扩大的余裕?”

  王青一皱眉头,思量一番,终究还是摇头。

  “这诸派地界说大也大,说小也是真小,顾师姐小打小闹还好,若是搞大了,只怕就会引来老祖。

  譬如那如意门的阳明老道,前几回据说只是有人摘了他家几朵莲花,甚至好像都没有摘到莲花,只是采了几颗莲子,就被他追出宗门,乱抓上百人回去残酷审讯。

  连我丹台宗都有师兄沦陷,回宗之后已是疯疯癫癫,不知遭受多少磋磨。”

  顾青眉大惊失色:

  “如意门我也听说过,乃是青云派下属宗门吧?那阳明老祖竟是那般小家子么?”

  王青沉沉点头,叹道:

  “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修炼到元婴境界的。

  所以顾师姐若是对自家营生比较满意,不想更易,那边只有前往法域仙城了。

  法域地界无边广大,连老祖也不敢随意横行,以顾师姐的逃跑本事,说不定能够在那边如鱼得水呢。

  届时招纳一批结丹,占上一处洞府,大口喝酒大块吃肉,兴致来了,便下山抢上一波,到手几万点仙城贡献,不过是最最起码。

  日子岂不好过许多?”

  顾青眉没有说话,只是神情变幻,不知在盘算什么。

  “不过不论如何,顾师姐还是要快快突破结丹为上。”

  “我自是省的。”

  王青点点头,沉吟了一会儿:

  “师弟倒是有个疑问,可能颇为冒昧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  顾青眉暗暗一个激灵,顿时警惕起来。

  叫王青暗骂。

  不愧是个女土匪,虽然只在这片地界玩过家家,却也警醒的很。

  “莫师弟只要不提那一门保命神通,其它问题,倒也无妨。”

  王青呵呵一笑。

  除了那门保命神通,你还有什么值得我觊觎的?

  身子?

  你觊觎我的还差不多,我清清白白,一见便是个良家好男儿。

  王青只得暂时按下,留待日后,不过他念头微转,却是问了另一个问题:

  “顾师姐这双玄蛛天罗手套,倒是别致的很,不知道能否同师弟讲一讲来历?”

  顾青眉举起自家右手,细细看了一阵,才言道:

  “这手套,乃是我一位老师替我炼制的。

  不过她老人家进入法域已经十数年,我也不知道她下落如何了。”

  王青暗暗道:

  “这回却叫我看清楚了,玄蛛天罗和蚕丝天罗,确然是同一种炼制法门,只是用的不同材料。

  故而这手套的炼制法门,理应便是‘天罗手套’。”

  他并不急躁,只是碰上,便习惯性多积攒些信息,说不得应景时候,就能起到大作用。

  “原是如此,倒是可惜,师弟我还想讨个法门呢,既是前辈帮忙,便罢了。

  顾师姐已是得偿所愿,想来也要赶紧觅地疗伤,还要抓紧突破,师弟就不打扰了。”

  王青又想了一想,评估了下顾青眉的主角儿成色,有些犹豫。

  不过他还馋着对方的保命神通呢。

  “顾师姐,师弟这里有一件传信法器,若是师姐有需要帮助,不妨同师弟说说看。”

  王青将千足传信递了一片给顾青眉。

  顾青眉对这东西,当然有些疑虑,不过她却也不敢不收,不然谁知道这个神经病会不会翻脸。

  “谢过莫师弟。”

  王青点点头:

  “那师弟就先走一步,祝师姐早日突破,成就结丹。”

  一声落下,王青已然鸿飞冥冥,不知所踪。

  顾青眉遥望片刻,却是被突然燃起的两张符箓吓了一跳,自然就是王青的善后符箓开始工作了。

  她倒不担心两人的芥子环,盖因为王青还在劝解她多取一些物资的时候,就已经把芥子环收了起来。

  “我不说不必,难不成还敢从你的芥子环里往外头扒拉?又不是嫌命长了。”

  顾青眉骂了几句,遁入密林,疗伤去了。

  ……

  王青很快就返回四明山。

  元心纱事一切仅仅有条,并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,至于那几位师姐,每年都有人下山,宗门对于未曾结丹的弟子,并不禁止离宗。

  哪怕你要去投魔宗,只要别举着横幡——“我要去投魔宗了”,尽都可以顺顺利利下山去。

  王青暂且安定下来。

  结丹之后的修行,除了仁德神光、袖里乾坤这些神通,《十三蛊心印》这灵神秘法,《小无相御剑术》、《重明仁德功》、《九锻》这些功诀,还有巫神神体、合炼法宝、重炼法器等等这许多功课之外。

  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样,便是“悟道”!

  因为结丹之时,通达外天大道,已经开始触及道悟之事。

  当初传法殿的甄长老,颇为有眼无珠的那个,给了叶飞残缺剑法,啥也没有给他的那个。

  他曾说叶飞灵华虽不出众,道性却是十足,讲的就是结丹之后的修行——他甚至将《碎星剑》第一式送给了叶飞,成就了这位主角榜第二的巍巍起步。

  “如今叶飞对甄长老也是十分亲近,倒是叫老甄投资成功了。

  叶师兄道姓十足,说不得进入结丹,才是他传奇的开始,以后一日千里,威猛的很,叫人连背影也看不到。”

  王青也是气苦。

  道,这个东西,实在是很适合搞黑箱作业的。

  主角儿哪怕这不行那不行,是个妥妥的凡人流,但他只要道性够、悟性足,就可以一路通天下去,把那些个天资纵横的各路神仙,全都压下。

  有一些主角儿靠着悟性,甚至蝼蚁一般的时候,就能创造直达仙神的功诀。

  “道性,悟性,是个什么玩意?

  谁也说不出!”

  王青自家道性如何,他也是没得把握的,盖因这东西只能感受,没法具体衡量——不过他似是没有听过有人说他道性足。

  他只得过“帅气”“机灵”“富有”“诚实”“可靠”“织坊之光”……这一些无用的评价。

  不过他自家估摸一下,应该也在个中不溜的样子。

  毕竟无论《十三蛊心印》,还是袖里乾坤这些,都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,他能有眼下进境,说明悟性应该还是不错,不至于像灵华那般凄惨。

  但是以他成仙得道的追求来说,肯定是不够。

  “不够倒也正常,若是够了,我不就成了主角了么?

  看来还是需要找主角们蹭些机缘,眼下这几个散落四方,倒是不太够用了。”

  所以等着莫长春回山,他借着回报元心纱事的机会,请教起自家结丹期修炼之事。

  “怎么?发现光靠嗑药,已是不能够了?”

  莫长春靠在榻上,手里捏着一只寒玉杯子,里头是桑葚灵液——都是王青孝敬的。

  王青只点点头,便两个眼睛十分真诚地看着宗正,叫人难以说出拒绝的话来。

  有求于人的时候,王青一向是这般柔软身段,他觑着莫长春已经将灵液喝去三分之二,连忙端起一整套的寒玉扁壶,给他斟上。

  再把笑容控制在又清爽又真诚的区间里头,继续看莫长春。

  莫长春一边喝着桑葚灵液,一边拿余光看王青。

  他十分享受这个状态。

  “嗯……这个道嘛,就是玄之又玄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。”

  “宗正学究天人,必能为他人不能为之事。”

  “呵呵,这么说,也有道理。”

  莫长春折腾了王青一阵,才直起身子来,正经为他解惑:

  “道悟之事,当然也有外力可借,毕竟不论是你结丹,还是本殿的元婴,对于那些无上人物来说,都不过是蝼蚁,甚至连大小都分不出来。

  故而他们的一点点遗留,就足可叫我们受用不尽了。”

  王青脸色也郑重起来。

  修行之事,不容半点戏说。

  “你且看。”

  莫长春展开自家右手,掌心出一块漆黑石碑浮现。

  法宝?

  王青见过越宗丞的法宝,便是那一朵紫蕊睡莲,也见过明兰花儿的法宝,自然是蚕丝天罗,还见过谭余的法宝之胎,甚至连李重玄的残缺灵宝神圣功德碑,也是感受过威严。

  他自家则有天心面具这件辅助法宝……可唯独与他接触最多的莫长春的法宝,他还不曾见过。

  这块石碑,就是莫宗正的法宝?

  其上弥散出来的古老意味,着实不同凡响。

  “这块石碑,本殿叫它三日碑。当初本殿于法域之中,得到它的时候,里头还存有一位无名道人讲道三日的记录,里头许多道理,哪怕是此时此刻,我也不敢说悟透了。”

  靠之!

  果然是狗比主角一个!

  连大能的讲道影像都能得到,简直是再传弟子的待遇。

  莫长春见王青已是快要流下口水来,不由遗憾道:

  “那影像叫我看过一遍,已是消散了,如今的三日碑,只得拿来砸人,也是暴殄天物呦。”

  这欠揍的语气。

  “宗正机缘深厚,三日碑也是不凡,纵然不能传道,却也是一等一的好法宝呢。”

  这舔狗的自觉。

  莫长春一笑,收回三日碑:

  “你还有些眼光。

  这三日碑最初载录的前古景象,便是悟道的一种捷径。

  前古之时,从荒古神魔镇世,到远古神朝统御万极,再到上古年代,因为妖与人渐至敌对,甚至成为不死不休的种族之争——其实每一个时代,都有大能为道统,为神朝,为种族,在此界各处讲授道理,以求天地正统之位。

  这些讲道的画面,往往会留存于世,若是历经万年,叫今日之人得到,便是一场泼天的道悟机缘。”

  莫长春见王青一副对自己没什么信心的样子,不由失笑:

  “当然,这机缘极为罕见。

  除此之外,譬如悟道石,问心果,还有一些特殊的荒古碎片……总之还有许多机缘,可以有助于道悟,叫你在结丹,乃至元婴境界的修炼,比别人快上许多。

  但是——”

  王青赶忙凑上去:

  “但是什么?”

  莫长春长身而起,潇洒道:

  “这等机缘,无一不是珍稀罕见,端坐宗门却是想也别想,不冒天大的风险,也是休想。

  你这样的做派,出门打个青空猿,还需得我一尊老祖给你护法,若是后面没人,只挑些软柿子捏捏,却是不大有希望得到那般机缘了。”

  王青脸上青白交加。

  这是个悖论啊。

  他想要安全感,就要先去冒险,但要去冒险,还算能有安全感么?

  以后的安全感是安全感,难道当下的安全感,便不是安全感了么?

  越想越是脑壳疼。

  “宗正是觉得我应该去法域历练么?”

  莫长春却不背着个锅:

  “你自己不想去,我着你去,是害了你。

  你要是想去,我叫你别去,留在宗门织元心纱,你也是不肯。

  归根到底,你要问心,问心才能悟道。”

  “我要是没有心呢?”

  “……滚!”

  莫长春讲到此处,其实也没什么可讲了,他自家不得自成一道的程度,是无法给王青讲道授业的。

  至于自成一道?

  神尊?飞仙?

  莫长春想起三日碑里,那位无名道人的威仪,已是远远超出他能够想象的极限。

  他跟王青说自己不能悟透那三日听讲,其实他压根连一个时辰的所得,都不曾悟透。

  只是说出来不好听,免叫王青那个没有心的暗地里腹诽他。

  ……

  王青回到自家院子。

  只觉那些玄玄乎乎的问心、问道,不太适合他。

  “还是直爽一点,弄几块三日碑那样的,给我自家加速加速。”

  那么剩下的唯一问题。

  从哪儿弄三日碑?

  蹭,很难啊。

  再大方的主角,也不可能把道悟机缘让出来。

  “不过结丹期,估计还用不上三日碑那个级别。

  怪道莫长春跟吃了药似的,嗖嗖的往上飞,短短六十几年,就成就元婴中期,甚至以上的境界,指定是三日碑的缘故。

  我也不奢想那种机缘,只叫我一步一步中期、后期、圆满走过去就成了。”

  王青盘算了一下,觉得自家还是务实一些,将目标放在悟道石、问心果那些玩意上。

  他计定之后,取出千足传信。

  此时他只能同苏凡、叶飞、谭余,还有顾青眉这四人传信,老祖他都不曾给。

  送领导们一个手机,结果只能与你一个人专线通话——王青不觉得自家脸有那般大,他脸蛋儿明明小巧精致,很是可人。

  “问问苏师兄罢。”

  王青将信传去之后,等了一会儿,苏凡的消息便传了回来。

  “延迟还是这般大,若是能见得千足邪怪,总要给它个差评,不好好长脚,一天天不知道在虚空里钻什么。”

  苏凡的回信还是颇为详细的。

  把他知道的一些有助于悟道的宝物列了出来,还说了几处可能有这些东西的地界。

  其中有一处,很是瞩目。

  罗庭山!

  这一处地界,已经为人证实,当年太一神朝创建之初,有数十位大能于此处讲道过。

  故而罗庭山的一粒微尘,都有可能是载道之物。

  而且这东西很是玄奇,哪怕是神尊去找,也不一定能找到。又或者区区一个练气,机缘足够,却能有所收获。

  “罗庭山常年都有许多人盘桓,师弟若是要去,一定要准备妥当,不可轻信于人,也不可能过于乐观。

  几万年来,哪怕此处出过一些载道之物,也是极少极少,绝非司空见惯之物……

  ……为兄也只是听闻,因暂时还用不上,倒不曾专程去寻找过,王师弟还需自己做最后判断……”

  消息不错,就是这个嘴脸吧……

  用不上?

  “用不上好啊,余出来的才能留给我!”

  王青心态转变十分之快,顿时觉得苏凡那嘴脸,竟是可爱了起来。

  “若有机会,还是要去和苏师兄混迹几年,虽然成长初期的主角身边致死率颇高。

  但我也不必如何,只要比团队里其他人保命本事强一些就行,看着致死率有增加的迹象,我还有先离开的机会。

  这么一来,顾青眉那门神通就重要起来了。

  不过还好,我已是说动她突破之后去法域劫道儿,想必她很快会十分凄惨,倒时候我换来神通的机会,也就大了许多。”

  王青想到此处,又叹了一气。

  只觉自家的黑市交易水平太低,涂云生、平紫月这些人,并不能帮助他太多,能够换来的资源也低端的很,越来越用不上了。

  “先蚕坛中的蚕丝,却是一个关键点。

  我须得快快提升自家织就元心纱的本事,等到那些顶级蚕丝产出,除了宗门耗费,必然还有余裕,我就可以炼成法衣之类,拿去仙城换得一些真正的好物。”

  王青把自己手上能够动用起来的资源,努力一环套一环,套不上的,就用自己的艰辛努力弥补上,使其终究能够前后贯通,从一到万,尽握手中:

  “现在只要成功提高织造元心纱的本事,我就能成仙!”

  王青被这逻辑,狠狠鼓舞了一阵。

  至于如何提高织造元心纱的效率,多招人已是做不到,只得靠他自己。

  《十三蛊心印》第三圈印纹,随着他突破结丹,已是有了大大的进展,叫他灵神修为再度大进,调和起元心纱灵机来,也是越发驾轻就熟。

  与十三元婴儿的联系越发紧密之后,他对于元心纱灵机的认识和感应,已经超过明兰花儿等人,自然有事半功倍之效。

  “不过这些都是细枝末节,最重要的,还是它。”

  王青血运一起,神体转动,意相凝练而出,他肩胛上浮出八条足肢来,两两相抱,合成一座棺木状。

  巫神背棺!

  “若是能把这八条足肢炼出来,我便可以在身周放上一大排织机,同时开工,效率立马提高至少四倍。

  再加入一些调度思想,说不准还能更高。

  那才是最有搞头的提升呢。”

  王青只觉今日脑子费的有些厉害。

  “罢了,还是来开一开芥子环放松放松。”

  上一回叶飞开出《碎星剑》第四式,谭余开出极品法器“莲生剑”,却不曾帮他开出什么能用的好东西。

  他就知道此路不通。

  “除非是一道收获的东西,可以叫他们来开,我自家得来的,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”

  他从袖中掏出两枚芥子环来,将顾青眉那个死敌的先放在一旁,只拿着另一枚在手中——正是陪她一道来送宝的结丹初期好人儿的。

  “一个普通结丹,估计也不能有什么好东西。”

  王青给自家反向毒奶一波,磨开禁制,屏住呼吸,灵神探入进去。

  “靠之!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