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六章 顾青眉_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
四方小说网 >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顾青眉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一十六章 顾青眉

  王青颇有些遗憾,他对那头黑熊,还是有些感情的。

  “罢了,那头黑熊肉体凡胎,就算被养出灵性来,味道估计也是一般。

  还是下回在法域中寻一头结丹期的黑熊,好好做上一顿,滋味定是要醇厚许多。”

  想象了一下其中滋味,王青不再驻足,驾起遁光飞离此地,朝密林之外飞去,相较于前一回,他的速度却是快了许多。

  只待片刻,就要飞出这片宽阔密林。

  “嗯?”

  王青突然眯起眼睛,看向一株三人合抱的粗壮樟木,一个黝黑洞口很是可疑。

  不过没待他动手,一头黑熊便直直从那洞口飞出。

  这黑熊一屁股蹲落在地上,伸着小短腿,也不跑了,瞪着两只乌黑溜圆的小眼睛,看王青。

  似是还朝王青咧了咧嘴,非常熟练的样子。

  王青也是无语的很,打了个招呼:

  “好久不见呀!”

  “……小贼!”

  “母的?”

  这回却是无数玄蛛丝线,从那黝黑洞口中飚飞而出。

  王青眨了眨眼睛,并不着慌,丹田微动,一座莲台自脑后扶摇而起,吐出一道宽阔青色神光,当空一卷,便把那些玄蛛丝线全数都裹在一团,如何挣扎都脱不去。

  《重明仁德功》进阶结丹之后,开始崭露锋芒,这仁德神光的威能,已经极是可观,对上一二筑基,自然没有任何悬念。

  不过王青心底,却是有些骇然。

  突破结丹滋生的一点点飘乎,此刻也瞬间被斩灭。

  这一回,他并没有发现树洞里有人!

  只是那头黑熊的气息,他已十分熟悉,故而在树洞中感受到黑熊之后,才刻意停下遁光,想要与它叙叙别情。

  “顾青眉,果然有些歪门邪道。”

  王青一见那玄蛛天罗,就知道里头躲着的就是女土匪顾青眉。

  “看来我却是错怪了柳宝瓶师姐,原来这世界上能想到顶着一只黑熊这般天才主意的,竟是不止脑回路异于常人的涂师弟一个。

  我拿这一点推断她抄袭于涂师弟,倒显武断了些,只她已是死球,却没法与她道歉了,唉。”

  树洞里头的顾青眉,实在是觉得自家流年不利,她刚刚战了一场,受伤不轻,才选了个树洞疗伤。

  说来她已是小心又小心,甚至还找了头坐地山大王,也就是那头黑熊,顶在脑袋上,就是想要求个万无一失。

  谁能想到,竟然被这夺了她天星籽实的小贼,一眼看破行藏。

  “这小贼的功行越发深不可测了,极可能已然结丹!

  再加上极度阴险和不要脸,今日怕是又要元气大伤。”

  一想到上次逃走付出的代价,以及还要来上第二回,顾青眉就恨的牙痒。

  只是她却不愿意在王青面前露怯,撑着伤体,自树洞中提纵而出。

  王青心里跃跃欲试,不过他回想了一遍,上次顾青眉凭空消失的手段,便在当下,他似乎也并没有应对之策——仁德神光固然可以定住虚空,但此刻还十分粗浅。

  上一回他拿十三元婴儿也曾试过那门诡异神通的深浅,却是无能为力。

  相较来说,仁德神光只怕也不能建功。

  “暂时打不死,那就不妨与她惺惺相惜一番,这等逃命本事,若是能蹭了过来,我的保命能为,却是要上好几个台阶儿。”

  想罢,王青不急着露出亲切神色,反而拧起眉头,做出一副凛然之色来:

  “顾青眉?怎么是你?”

  顾青眉气的更狠:

  “此处莫不是你家的?你管的这般宽。”

  王青一指那头黑熊,弹出一粒驯养灵丹,正好落入黑熊嘴巴里。黑熊兴奋地刨了刨地皮,觉得自家果然没猜错,只要不逃,每每与王青见上一回,就会得些好处呢。

  “此处不是我家的,但这头熊却是我养的。

  顾青眉,你将我家的黑熊,强行拖入一个这般黑漆漆的树洞里头,孤熊寡女共处一洞,我熊儿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你可知它也是有家室之熊?

  看看,短短时日不见,它活脱脱瘦去三圈儿还有余的,何等一桩熊生惨剧。

  你,可有问过我这主人家?”

  顾青眉望了一眼那头贼眉鼠眼、十足谄媚的黑熊,一时默然。

  王青怕她恼羞成怒,下辣手宰了黑熊,摆摆袖子,将黑熊卷起远远丢出:

  “去多吃些,补一补身子。”

  王青见黑熊窜入林中,才又转头回来看顾青眉,“咦”了一声:

  “顾师姐受伤了?这回又是劫了谁家的镖货,遇上硬扎点子了?”

  顾青眉见他还不动手,一边警惕他的阴谋诡计,一边却在暗暗运转功诀,力求多恢复几分伤势,面上倒也乐得跟王青虚与委蛇:

  “遇上个宿敌罢了,他只比我更惨。”

  王青眼睛一亮,找到了一个切入点,却是赞道:

  “顾师姐果然不凡,那人可是必死无疑了?恭喜师姐去一大敌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你以为砍瓜切菜呢,还必死无疑?

  顾青眉正要吐槽,却又想起上一回与王青相遇,那些雨落而下的野修劫匪,可不是被砍瓜切菜一般,统统打死了么?

  而她自家,就是王青砍瓜切菜用的那把刀。

  她顿时便没了反驳的心情,只沉沉说道:

  “对方也不过受伤罢了,同样是离结丹只有半步的人物,哪里那么容易死。”

  结丹,很不容易死么?

  王青暗暗摇头,这顾青眉虽然在诸派地界干些无本买卖,却还是十分天真的。

  竟然会觉得结丹不容易死,等到她结丹,说不得还会疏忽大意,只躺在那颗内丹上,就觉万事大吉了。

  “那顾师姐你为何顶着我家黑熊,停在这处树洞呢?”

  “……自然是疗伤,不过若有人觉得我容易拿捏,倒也可以试试看。”

  顾青眉冷色一闪,准备将自家那门逃命神通运起。

  王青摆摆手:

  “顾师姐误会了,上一回我不过误入,才不小心听到些消息,你们便来追杀我,才酿成那般惨剧。

  在下回山之后,许多日茶饭不思,瘦成了一把把,好长时日才缓回来。

  这一次咱们又没得纠葛,师姐何必这般恶意揣测在下。

  在下的意思,既然师姐不是动弹不得了,那死敌又受了重伤,此刻不应该乘胜追击,将他彻底斩灭么?为何要躲起来疗伤?

  如此一而再,再而三,等到对方先一步突破结丹,师姐你莫非已是准备好了遗言?

  啊,奈何奈何,时不与我,天不眷我,罢了,我却有一事相求,在某某处我有十个八个私生子……”

  王青发散了一通,才看向顾青眉:

  “可是如此么?”

  顾青眉对于王青的观感,此刻只剩下一句:

  你有病啊?

  不过转回再想一想,王青所言,并非全无道理——说来她与那死敌已是战过好几场,只是两人都在筑基圆满,谁也奈何不得谁,往往都是各自受伤了事。

  这般一来,不就是等着有人突破,彻底斩了另一人么?

  “会是我先突破么?”

  对方可比她自家更早晋入筑基圆满。

  王青见她陷入沉思,才端出一副亲切慈和的笑容来:

  “顾师姐,如今可能够找到那死敌?”

  顾青眉狐疑看来,并不答话。

  “顾师姐莫要多疑,既是在下为你提了这般建议,自然也有些义务。

  这样罢,等斩了那人,由在下先取一件宝贝,权当好处,如何?

  师姐放心便是,你那门神通,在下还破不去,你伤势重一些轻一些,都是无关紧要,不存在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之事。”

  顾青眉有一些心动了。

  却不是王青三丈长舌威力无穷,而是她最近有了些猜想,她迟迟无法突破结丹,有可能便是因为那死敌夺了她一半机缘,叫她不得圆满,才被堵死在关隘上。

  “那物事并不显眼,小贼未必看得出来,等我取到东西,便是立即发动那门神通,也算大赚。”

  不过她也有些心机,并不立即应下,而是犹疑问道:

  “小——”

  “在下丹台宗莫小春,顾师姐唤我莫师弟便是,且莫小贼小贼的,好似调情一般。”

  顾青眉强行忍耐住,问道::

  “莫师弟难道已经突破结丹?那两颗天星果,看来十分好用。”

  王青不管里头的嘲讽,只感叹道:

  “师弟突破时,哪怕服下了天星籽实,成功率还是不足,十分艰险。

  最终侥幸之下,才得以成功结丹,全赖长辈护持。

  师姐你欲突破,定要求个万全,小心为上!”

  这一番求道感叹,倒是很容易引起顾青眉的共鸣来,她沉默一阵,竟是谢了一句王青,才转而说回原来的话题:

  “莫师弟真愿意替我了去恩怨?”

  “自然!我莫小春,从来不说谎。”

  他一派结丹修士气度,自有风仪,倒是有些说服力。

  不过顾青眉被他坑过一回大的,却只得半信半疑。

  “既如此,我便谢过莫师弟,就如莫师弟所说,斩了那人之后,我只从几样得用法器里取一二件,做护道之用。

  其余全都归于师弟。

  那人曾经得过大机缘,只是迟迟不能突破,许多物事还用不上,应当都攒在芥子环中。”

  王青倒生出些兴趣来。

  “我自家想要得到什么大机缘,是有些难。但从旁人芥子环里把机缘取过来,却要简单许多呢。

  只是绕一道罢了,倒也不费什么功夫。”

  王青朗笑道:

  “就请顾师姐带路。”

  顾青眉还是有些决断之人,闻言只是提起心神,便带路朝着远离天剑仙城的方向飞去。

  王青遥遥跟在身后,并不靠近。

  如此飞了大半日,顾青眉伤势作祟,脸色都惨白起来,听的王青叫停,心里顿时大惊,时刻准备运起神通跑路。

  “顾师姐,小弟好似看见你那死敌,不过她却不是一个人呢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不过倒也无关紧要,好似是个结丹初期的。啧啧,顾师姐你瞧瞧,今日若非遇上了小弟,只怕对方带着结丹修士找到你,你也就只能乖乖交代自家十个八个私生子的后事了。”

  王青足下青光乍起,却是瞬间遁去老远。

  大袖一张。

  将那两人装入自家袖子里头,轻轻一晃,两人便彻底失去了知觉,再被王青制住丹田,丢在了顾青眉跟前。

  “可是她们?不是的话,便宰了继续赶路,小弟还要回山呢。”

  他出门有些时日了,还得回去赶工织布呢。

  顾青眉惨白脸上,极度复杂震惊。

  她那死敌,虽然没得厉害逃命本事,却也不是庸手,更何况,身边还有一为结丹——在天剑宗的诸派地界中,结丹修士已是中坚人物。

  除了天剑宗自家,五大三品宗门中,结丹能够列任执事,专司一方。

  四品宗门里头,结丹更是能充任长老一职,备受尊崇。

  “多谢莫师弟,确实是此人。”

  王青微微颔首,取出一个面具来,覆在脸上。

  只怕顾青眉还要审问一阵,他得准备些意外情况,这法宝“天心面具”他才刚刚合炼完成,并不能用起来,只有些基本功能在,不过应付眼前这两个,应该已经够用了。

  不过顾青眉生怕对方秃噜机缘之事,虽然很想要爽一爽,但还是直接下手,拿玄蛛天罗把两人扎死当场。

  “这位结丹修士的芥子环,便算作一件东西吧,莫师弟你取一件就是。”

  王青见她下手利落,不由道一声罪过。

  这跟我可没有关系,算不到我头上。

  王青见顾青眉虽然故作洒脱,但痕迹太重,将结丹芥子环算做一样,岂不是明摆告诉他:

  选它,选它!

  显然那死敌芥子环里头,就有她极为需要的东西了。

  王青意味深长地看了顾青眉一眼,叫她心惊肉跳:

  “既然如此,我就取了这枚芥子环罢,剩下的,还请师姐也选一件?”

  顾青眉知道自家已是被看穿了,委实那样机缘对她太过于重要,而且重伤之下,她也有些力不从心,才这般容易露出弟子。不过王青愿意高抬贵手,成全她一次,倒是叫顾青眉终究生出一丝感激来。

  “若不是他,只怕今天死的就是我了。

  如今他还愿意把那机缘留给我,看来上一回还真是误入,只是手段太高,才把我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玩弄于股掌之间!”

  顾青眉将死敌的芥子环磨开,从里头取出了半块玉璜来,一咬牙:

  “多谢莫师弟成全!”

  王青忍住黄雀在后的本能,道:

  “不必言谢。”

  主要是传承之物,而且只得半块,以顾青眉的本事,他能得手的可能性委实不大。

  而且此刻,他对于功诀神通的需求也小的很。

  方才他抓人用的袖里乾坤,还修炼的极为粗浅呢,贪多嚼不烂,而且机缘嘛,暂时存在顾青眉处,日后有需要,也可以再来取回,并不矛盾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