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一章 走哪儿死哪儿(日万求订)_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
四方小说网 >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走哪儿死哪儿(日万求订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一十一章 走哪儿死哪儿(日万求订)

  天莲道这处战界,在谭余取走传承之后,其实便可以自行离开。

  王青判定苏凡必有所需,而且有恃无恐的一大原因,就是因着他在杀灭杨钟秀等人之后,躺在地上装模作样,却不肯离开。

  苏师兄旁的都十分强壮,唯独在演戏上,却不如自家精道。

  王青自得一笑,又问谭余:

  “此处遗迹,师妹你可属意交予宗门?”

  谭余颇为奇怪:

  “明章老祖和莫宗正,他们送我等进入,怕也有些猜测了。

  小妹作为四明山弟子,自然别无二意。”

  言罢,她突觉脑后发凉,有点迟疑地问道:

  “莫非师兄你有旁的想法?小妹,小妹倒也不是很坚定,这会儿便动摇了呢,要不就听师兄的罢?”

  王青瞧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,不由失笑。

  怕个甚,难道我还会宰了你不成?

  “小十三,收了昙花一现,你且往别处去吧,不必盯着谭余了。”

  王青已是基本上断定谭余没有被附体,或者说即便有,短期内估计也威胁不到他。

  等回了元心小界,自然有宗门老祖细细探查过。

  “到时候,我再把谭师妹带到陈师兄那边去,叫宇阳道人也看一看,他自家被我发现了,说不定也看不得旁人藏的住,要是真有脏东西,定是会被他揭穿。”

  王青打定主意。

  “哼,总之,决不允许我的四明山,有不受控制的因素。”

  两人合计了一阵,倒也没什么需要保密的。

  便如苏凡所猜想,四明山的风气还是比较正的,一个以种桑养蚕织布卖衣服为主业的宗门,风气也确实很难坏到哪里去。

  “如此,我们便走罢。”

  两人念头一动,一股异力加身,只觉头脑一昏,下一刻,便离开了天莲道战界。

  ……

  “靠之!”

  王青例行性的、下意识的,将自己保护齐全后,才看向四周。

  “这些个小界,是不是都年纪大脑子坏了,怎么一个一个都喜欢乱传送。”

  净元谷先蚕坛如此,天莲道战界也是如此。

  他们并没有出现在元心小界,而是被丢到了法域中。

  “王师弟!”

  “啊?”

  谭师妹好大胆子,竟然叫我师弟?

  不过嗓音倒是颇为冷酷迷人。

  不对!

  王青眨眨眼睛。

  叶飞师兄?

  你莫不是知道我得了《碎星剑》第三式,竟然主角光环发作,偷偷跑来找我了?

  “动手!”

  突然又有旁的声音插入,十分难听,直似个死人。

  “师弟小心。”

  王青怎么会不小心,他第一眼就知道落入一处战场了。

  所以才那般气愤,若是天莲道战界给他直接扔到虚空碎片中,岂不是立时英年早逝?

  幸好只是一处结丹期的战场。

  “点子扎手不扎手?”

  叶飞师兄已然结丹有成,手上那柄剑也十分不凡,恍若矫矫游龙,寒光四射,抢先攻去,将六名敌手圈在手中,听得他问,又喝了一声:

  “扎手的很,你们后退。”

  “叶师兄,这些人竟敢刺杀我玄天门人,小弟岂能躲他,必要一个不落,将他们全数斩杀于此。

  你等狂徒,明年今日,就是尔等祭日!

  给我死来!”

  对面六人听的这一番狂言,也是十分尴尬。

  无他,这位自称玄天圣宗的筑基小修士,一边放着厉害狠话,却又一边极速朝后逃去,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
  连带着另一位女修,也是跑的不慢。

  两人足底俱是莲花朵朵,很有些高门大宗的仙气儿。

  “姓叶的不是说他来自诸派地界么,怎地来了两个玄天圣宗的师弟师妹?”

  不过叶飞委实厉害,初入结丹,战力就直逼结丹后期。

  他们六人,只得两位结丹中期,一时半会,却还拿不下他。

  那两个,一看就没有结丹,却是可以稍稍放下。

  他们一边抵挡叶飞,一边稍稍走神考量,却是注意不到身后的细微虚空波动——虚空法目那等东西,他们哪里能有。

  王青退出十里,身后一朵偌大青色莲台生出,他在筑基一境已是进无可进,只待冒着天大风险结丹,就可以将莲台化作一记神通,故而此时青色莲台,也有万千气象。

  他又向谭余使了个眼色。

  谭余眉心之中,一朵红莲摇曳生姿,正是法宝之胎天妃,倏忽一转,也自变大许多,挂在脑后。

  两朵气象不凡的莲花,一下子叫对面六人嚇了一大跳,不由绷紧心神,直直盯住王青二人。

  莫非真是玄天圣宗弟子?

  仅仅筑基,就有这般浩大气象。

  叶飞也是十分惊讶,还以为王青是在为他对方牵扯精力,叫他们无法全力为之。

  当下更是把法力运至极处,打算借机先斩了一位结丹中期,压力自然会小许多。

  王青刚刚得了苏凡“指点”,哪里会跟他们对攻,引得他们分神四处,露出周身空当后,一个念头转动,六道银龙,自他们背后逐电而出。

  四个结丹初期的修士,不察之下,一瞬间便被扎死灵神,身死道消。

  走的十分安详。

  实在是福气满满。

  两个结丹中期便没有那份福气,因着备了些手段,防护符箓立时激发,略挡了一挡,逃得一命,但也吓得魂飞天外。

  他们倒也有些决断,知道局势逆转,危险至极:

  “田师弟,分开走!”

  “叶师兄,那个姓田瞧着富裕一些,便分给师弟罢?”

  王青随口道了一句。

  “师兄不可如此,小妹也得分润一份。”

  谭余露出个调皮笑容。

  王青一皱眉头,颇为心痛,暗暗道:

  谭师妹倒是学坏了一些,都怪这个世道,本来我把她教的十分淳朴,同杨钟秀那一帮恶人交道一回,竟就学坏了。

  谭余得了天莲道传承,哪怕还未有全部消化,但已是非同小可。

  天妃飘摇而出,化作十二条横空长带,定住四方空间,叫那姓田的逃无可逃,处处碰壁。

  王青一看,得了,动弹不了的结丹初期,在他这儿,也就是个靶子。

  当下乾坤剑一扬,直接爆开,化作一百零八道寒芒,蜂拥而去。

  暗地里,又吩咐老七到老九,三枚悬花一现,寻机直攻他灵神、丹田和后门……叫觑了这边一眼的叶飞,顿觉周身一凉。

  王师弟对于针器,实在是……矢志不渝,从一而终。

  姓田的挡得一枚悬花一现,已是吃力,

  此时面对漫天针光,根本没有招架之力,只得饮恨,立地身死。

  相较于他那四个同伴,被扎成一个血葫芦的田师兄,就死的痛苦了一些。

  叫王青不由为他感到不值:

  “若是方才将那一道保命符箓留在百宝囊中,岂不也能死的十分有福气?

  何苦来哉?

  倒还浪费我一张上好的符箓,九元楼也能换得一两百点仙城贡献了。”

  叶飞那头,没了其余五人牵制,也是极快便拿下一血。

  自王青两人意外被传送至此,到对方六人死于非命,不过极短时间。

  “险恶险恶,还是快快回去四明山。”

  ……

  “叶师兄怎地招惹了这一大群恶人?”

  王青将芥子环、百宝囊都卷了回来,这一波人中,竟只有三件储物法器。

  穷鬼还学别人出来历练!

  他的眼光还是不错,那个姓田的果然最是富裕,唯一的一枚芥子环,便是属于他。

  此时他一边问叶飞,一边点数收获:

  “这里头可有叶师兄的东西?”

  叶飞失笑,摇摇头:

  “倒是他们想要来抢夺我的东西,不过并未得逞,就——”

  王青点点头,颇为悲伤:

  “也不知道他们一大把年纪,还有没有家里人,替他们请全村人吃最后一顿,唉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叶飞见王青十分利落将三件储物法器拿在手中,也不打开,抹去印记之后,就塞进了元心纱书包。

  从书包缝隙里头,叶飞竟好似看到了几十个百宝囊。

  至于芥子环,都沉在底下,倒是没有看见。

  “我眼花了?”

  叶飞将这个念头扔出去,感慨道:

  “几月不见,师弟倒是越发神通广大了,连结丹修士,也是一针一个,十分干脆。

  这一回若非师弟,为兄还真有些麻烦。”

  言语之间,倒也并不十分担心那些人。

  王青自然不会奇怪,叶飞这等他主角榜上前列的人物,自然有许多后招。

  “叶师兄过誉了,哎对了,这位是谭余师妹,乃是九元府丹科教习谭正风长老的玄孙女儿。”

  叶飞朝谭余点点头:

  “多谢。”

  面对其他人,叶飞还是十分高冷的。

  谭余笑了一笑,也不多言。

  “叶师兄,我等还是先找个安全地界,再细细谈过。”

  王青于是丢出六枚善后符箓,将对面六人俱是焚烧一空,卷入水中——与天莲道战界那些奇奇怪怪的莲池不同,这些水体大多寻常,倒不必一一烧空,省了许多麻烦。

  “走罢!”

  三人驾起遁光,飞了半日,寻了一处山岩厚壁,叶飞手上无名黑剑如切豆腐一般,没多时就切了个洞府出来。

  王青自自家芥子环掏了几枚阵子,四下一丢,一道简单的守护阵法,也自立下。

  他并不擅长阵法,手上这些简易阵法,都是买来,只会一些死用法。

  叶飞言简意赅地将自家进入法域的经历,都说过一遍。

  他入得法域不久,就得了一株神胎草,这东西比天星籽实还要厉害,足足可以提升三成结丹成功率。

  成功结丹之后,叶飞稳固几月,就在法域之中闯荡历练。

  这一回,便是与那六人组了个队,共同斩杀一头石兽。

  哪知对方竟是一伙,故作不认识,杀了石兽后,就翻脸杀人。

  显然这不是第一次干,很是熟练。

  不过此次遇上叶飞,却是未能得逞,一路战过来,不仅没有杀了叶飞,反而耗掉自家许多符箓和法器,才叫王青那般顺利将人一一扎死。

  要知道这等亡命法域之徒,都有自家保命招数,是诸派地界顾青眉那一伙人没法比的。

  王青听的心湖波澜乍起。

  叶飞才进入法域几个月,就已经几番生死,实在是不易。

  “不知道有没有我需要的好处,我马上就要结丹了,虽然许多手段依旧能用,但总是依赖十三元婴儿,却单一了些。

  《小无相御剑术》未能经历许多生死斗战,却也进展不大。

  《九锻》也是这般情况。

  若是有一个不危及生命安全的历练之地,就好了。”

  王青想了想这般美事,也自摇头。

  道德真仙不是没有,但那都是端坐在家,感悟顿悟排着队来的超级天才,别说他一个小小配角,便是叶飞、苏凡这等人,都没得那个待遇。

  该冒险,还是要冒险。

  “叶师兄,小弟却有个不情之请呢。”

  “师弟讲来就是。”

  王青嘻嘻一笑,将自己的书包挪过来,倒过来一抖,哗啦啦二十余个储物法器,就掉了出来。

  叶飞看的目瞪口呆。

  王师弟这是抢了多少人?

  要知道即便在法域之中,储物法器虽然更多一些,却也不是人人都有。

  譬如方才那六人里头,就只得三人有。

  等于是一半一半。

  王青十分认真地求恳道:

  “这些法器的印记,小弟已是消磨一空。还请师兄,替我把东西取出来。”

  这等奇葩要求,叶飞也是闻所未闻。

  “师弟这是何意?莫非是怕里头有厉害的暗招?”

  王青摇摇头,又顿了顿,却是露出些羞涩神情:

  “小弟手着实黑了一些,之前开过几个百宝囊,却未有得到什么好处,这才想让叶师兄帮小弟开上一回。”

  无论是叶飞,还是谭余,对于王青这理由,都为之绝倒。

  叶飞摇着头,老实拿起一个芥子环来,正是那位田师弟的。

  哗啦啦,取出百来样东西来。

  大多数都是无用,不过有一枚金属片,极为显眼。

  异法!

  王青眼睛一亮,急急言道:

  “叶师兄快瞧瞧,到底是明法还是暗法?”

  叶飞也是颇为好奇,拿起那枚金属片,一旦看清,却是心上一震。

  《碎星剑》第四式!

  王青探头一看,不由愣在当场。

  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青青好命。

  “呃,为兄不是故意——”

  叶飞也是说不下去了。

  王青见这《碎星剑》第四式取自那位田师弟的芥子环,心知若不是自己半路插手,只怕最后这一式,依旧是要落在叶飞手中。

  “也不知真有某些传奇故事里头言讲的聚合效应,还是旁的什么缘故。

  这些主角总是能凑齐这些散落四方的残招。

  奇怪也哉。”

  王青萧瑟之极地摆摆手:

  “叶师兄就收下罢,这是你自家机缘,小弟不好领功。”

  谭余未有去看,她同叶飞,却没有那么深厚的交情,不过她颇为奇怪:

  “异法何其难得,为何那姓田的却不自家修炼?”

  叶飞终于得了一式剑法,也是非常高兴,难得话多:

  “谭师妹有所不知,这枚金属片上载录的,不过一门剑法的其中一式,而且并非第一式,修炼来也是无用,倒不如留在手中,日后出售给类似天剑宗那般剑道大宗,反而收益更大。”

  “原是这样。”

  谭余点点头,却是突然调皮一笑。

  “师兄,叫小妹也来开一枚芥子环如何?”

  王青神情复杂地看看她,也是摆摆手,随她去开。

  谭余兴致勃勃地挑了一枚芥子环,打开来,里头倒有好些上家的丹药,还有一件极品法剑。

  不知道是哪个被十三元婴儿偷袭致死的倒霉鬼,连法器也没能用出,就死于非命。

  极品法器并非一种阶等。

  法器只有三等,下品、中品和上品。

  所谓极品法器,乃是炼制失败的法宝,但又不曾彻底废去,就成了介乎于法器和法宝之间的东西,往往有一些不同凡响的功能。

  炼器师,有时候倒也会,特地去炼制极品法器。

  譬如王青得来的那一头青空猿内丹,因为生出了青空环神通,等阶提高许多,但是拿去炼就护身法宝又还不足一些。

  九元楼买了去,大多时候,便是找一位炼器师,以法宝规格来炼制,只是最后大概率是炼不成的。

  不过许多年来,炼器师也攒下不少经验,若是蓄意为之,能够保住法器的可能性,已是相当大。

  若是顺利,那枚青空猿内丹,就能炼成一件极品护身法器。

  故而,极品法器,根据其功能,大多时候,价值相当于十件到一百件上品法器,或者十分之一到百分之一件法宝。

  谭余这手,倒也红的很。

  王青见到那柄法剑剑柄上,刻着莲纹,已是十分无力。

  罢了,谭师妹不曾与我分润那些储物法器,我却不好当真独占,这柄法剑,就当是她的份额吧。

  三人见他们俩都开出自家能用的东西,却也心痒,便加入进去,也抓了一枚芥子环在手。

  只是其中寥寥三五件破烂儿,却叫他极为震惊。

  “莫不是把东西都去换了这枚芥子环?

  这般虚荣作甚?”

  王青见自己手黑一如既往,立即收手。

  叶飞和谭余两个,就忍着笑,将那二十来个储物法器一一打开,倒是堆了好大一堆。

  能用的不少。

  尤其是结丹期的丹药,王青这一回宰掉的,接近二十位结丹修士,其中多数有储物法器,里头也多数有修行所需的丹药。

  “师弟还未有结丹,倒是把丹药先准备好了,真是较为兄羡慕。”

  叶飞也是学坏了,估计是被谭余教坏的,归根到底,还是怪杨钟秀那一帮恶人。

  王青摇摇头,感叹真是学坏容易学好难。

  除了丹药之外,倒还有一件极品法器,只是残缺了一些。

  这法器是一只古朴的镯子,王青见得叶飞从芥子环中取出,竟然一下子忘了储物法器不能套娃,以为这是一枚乾坤镯。

  片刻之后,才转过来念头,不由沮丧。

  这只镯子的材质,王青倒也恰好从苏凡给的秘藏里得知,乃是沉水金,这东西极重,用法估计也是拿来砸人的。

  不过镯子上有三个空洞,只剩下一枚宝珠样的镶嵌物还在。

  “这珠子,倒有些眼熟。”

  王青想了想,突然翻了翻自家芥子环,将米子骞还给他的那枚龟珠掏了出来,与镯子上那一枚比了比。

  果然差不多。

  “当真是龟珠?莫非还兼有护身的功效?那倒是攻防一体。”

  除了这一件极品法器,其余上品法器接近四十件,还有二十来件不错的中品法器。此外零碎的各种杂物更是多不胜数,三人辨认了好一阵,也不曾辨认齐全。

  王青将那些不知道收在一个芥子环中,准备回去问九元楼的主事长老,再不成,就去问莫长春和周青苍。

  九枚芥子环,二十只百宝囊。

  “两位可有芥子环?”

  叶飞已是有了,谭余倒没有,也不客气,任谁见到这般多储物法器,也客气不起来。

  取过一个,背过身去,将自家东西转了一回,又把自己的百宝囊扔在王青那一堆里。

  王青又叫两人各自取了些丹药。

  最后将东西分门别类一个一个装回芥子环里头。

  所有储物法器,依旧放进自家书包里。

  “此次收获颇丰,结丹期的修炼,倒也不必太担心日常所需了。”

  “……这许多东西,几个结丹都够用了吧。”

  谭余嘀咕了几句。

  对于未有法宝啊,或者心神金那一等阶的东西,王青也不失望,心态颇好。

  他盘起腿来,笑眯眯地看向叶飞。

  “叶师兄得了一式剑法,是不是没法修炼啊?”

  叶飞点点头:

  “隔了一式,倒不是完全不能修炼,只是到底差了不少。”

  王青嘿嘿一笑,手上又出现一枚金属片:

  “咳咳,人肉交易市场法域分场开张啦,不知叶师兄要不要来光顾一下呀?”

  叶飞一时竟是未有压住剑体神威,把王青《九锻》第二境的功行都激发了出来,浑身一层光芒甲衣浮现。

  谭余也是被激出了天妃,红莲在眉心处滴溜溜一转,把周身护住。

  “师弟莫要跟为兄开玩笑?”

  “师兄只管放心便是。”

  叶飞见他笑意满满,也是长长吐出一口气来。

  “为兄这里,还真有师弟需要的东西。”

  若不是这样东西,叶飞还真不知那什么去换《碎星剑》第三式,之前收下第四式,自是因为那六人他也参与斩杀了,取一件战利品不为过。

  但眼下这一式,却是王青自家得来,无论如何,他是不肯白要。

  王青听他这般说,眼睛大亮。

  这般套娃连环任务,终于轮到老子自家了?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